第1077章 呵呵,从头到尾就上了顾安西的当(1 / 1)

“是因为喜欢。”秦思远微微地笑了起来:“不然不会那么快。”

后来,他回去了,她一个人坐在车上想着他的话。

因为喜欢,不然不会那么快。

蓦地,她痛哭出声,随后就趴在方向盘上。

是啊,因为喜欢所以才飞快地结婚,生怕顾明珠飞走,而自己当时和他订婚,他也没有那么喜欢吧,否则大学时是能结婚的,可是他完全从来没有想过……

原来,她之于他,才是那个替代品。

自然,她没有完成任务,在王家的处境就更困难了,除了王家二嫂愿意搭理她,不要说老爷子老太太了,就是下人也不把她放在眼里,世态炎凉二字用在她身上再适合不过……

后来,还是王老爷子出面,开出条件才放出了王可富免于丢这一场人,王可富回来以后心情不好,也没有和沈晚晴腻歪的心思,一时间这生活简直简直了……

王可富经此一场,可没有气妥,只是气得很,一连几天都躲在家里面不出门也没有去公司,直到王老爷子拿着拐杖打他,这才从床上爬起来——

老爷子余怒未消:“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了,不是一肚子坏水想陷害安西吗,把自己弄进去不说现在又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,我看着你最近是碰鬼了。”

王可富抓抓不存在几根的头发,“爸,别说得这样难听啊,什么叫我陷害她啊,我这是为她好。”

老爷子冷笑:“还为她她,这小崽子精得很用得着你为了她好?”

他大手一挥:“以后安西的事情你少管,真是出洋相丢死人了,还有,我让你跟在她身边是让你和她好好学学本事的,你倒是好,偷鸡摸狗的改不了。”

王可富怪委屈的:‘她倒是去公司,不过除了玩游戏就是满大楼看漂亮的小姑娘,我都没有她好一色。’

老爷子一棍子就过去了:“说得什么话!”

一会儿,他眼睛一瞪:‘她还有这爱好?’

这下,王可富倒是说了句人话:‘她就喜欢看看,能怎么样,只是这样我哪里能学到什么?’

说着说着,又气愤了起来:“这丫的简直就是个小人精来着,爸,你看她明明就知道我在想什么,故意地挖坑让我跳。”

不说还好,一说老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:“是你自己蠢,还要怪人。”

王可富不敢吱声了,捂着头:“我去公司就是了。”

老爷子又没有好气地说:“姓秦的那小子和安西也是一个路子的,这次的事情可是没有少威胁我们王家,可贵周旋了许久最后被狠狠地削了一笔。”

王可富立时就问:“安西哪去了?”

“他们穿一条裤子的你以为她会帮咱们?”老爷子怒吼,吼完就让二儿子去拿速效求心丸来,一口吞下,“气死了,我怎么养了你这么蠢笨的儿子,你蠢就算了也不找个基因好些的中和一下,这下好了,咱们王家算是完了。”

沈晚晴在楼下听见了,只能暗暗垂泪,王家二嫂笑着说:“别伤心,这不是连我和可贵也一起骂进去了么,只怪咱们不争气。”

她顿了一下又笑着说:“还是咱们家可如有福气啊,自己不能生养抱来一个,呵呵,竟然是一个这么聪明的孩子,老爷子老太太现在可是刮目相看器重得很。”

她又拍拍沈晚晴的手:“别气妥,你这么有才情,将来的孩子一定是聪明的。”

沈晚晴轻声嗯了一声,随后便轻声开口:“秀芬姐,万一以后安西霸占着王家的产业不松手怎么办?”

王家二嫂就笑起来:“那不是很好,安西这么能干,我们就一起当个富贵闲人了。”

说完不再说什么,只是拿了一旁的毛衣开始织,一边说:“别想那么多,好好地把孩子生下来,我给孩子做了好几套小衣服,全是粉蓝粉蓝的,你生得好以后孩子生下来漂亮可爱,老爷子一准重视。”

沈晚晴勉强一笑:“现在哪知道是男是女。”

“我瞧着,一准是男孩。”王家二嫂含笑开口。

这时,沈晚晴的心倒是定下来些,她想起了秦思远说的,当日她万一求成了王可富对她大概就会怀疑了,现在虽然不被老爷子待见,至少说明她和秦思远没有私情……

她心放下了些,可是随即又想到了顾安西,心中恨得咬牙切齿的。

这么久了,不管在青城北城还是江城,顾安西始终挡着她的道。

如果没有顾安西……

沈晚晴的面上出现一抹戾色。

那位陆衡不是很喜欢顾安西么,如果……顾安西被他带走,那这个世界就清净了。

沈晚晴悄悄儿地握紧了手,她才不要当这个富贵闲人,她要的是掌握一切,她生下孩子她就是王家的长嫂,理应得到一切,到时王可富再沉迷酒色,那会儿她就入主王氏。

她想得深远,一旁的王家二嫂若有所思地看着她,随后轻轻地笑了……

快中午的时候,王可富可终于去了公司,虽然这事儿压下来了但总有人会知道,王可富的头也抬不起来,捏着鼻子走路。

到了办公室,他坐在那里想了很久还是没有想通,安西这小崽子怎么就猜到他想怎么样呢?还设了这么大一个圈套?

光是想想,就心梗。

后来,又想到了陆衡那个妙人儿,终归是一个没有体面的东西,这时竟然又忍不住拨了电话过去,只是陆衡那里直接就没有接。

王可富气得扔了电话,嘴里骂骂咧咧的,等稍稍冷静一下,才想起美人儿大概是生他的气了,看来,还得他作出一番成绩出来,才愿意搭理他。

对于王可富这种人,越是得不上手的就越是眼馋得很,一个沈晚晴之前当成宝贝一样的,这会儿新鲜劲儿过去倒也是没有啥感觉了,也庆幸着把她养在老宅子里她也不敢太烦他。

王可富这么地想着,心里总算是好过一些,又去顾安西的办公室晃了一圈,很没有下限地赔礼道歉,总算是把这事儿给混过去了。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