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9章 江城!小三怀孕了(1 / 1)

另一边,顾安西接到了林桦一条微信,还是在下机时。

她看了好一会儿,然后笑笑。

薄熙尘看着她,“风笙的事儿?她知道了?”

顾安西打量他,“小叔,你是不是有第三只眼睛啊,这也能猜到?”

薄熙尘提着她的小行李箱,一边走一边很淡定地说:“有没有第三只眼不知道,但是第三条……”

话没有说完,一旁的年尧爸爸就轻咳一声:“熙尘,崽崽才多大,你就和她开这个玩笑。”

薄熙尘微笑,不语。

顾安西脸皮厚厚的接了句话,年尧爸爸顿时就不好了,追上儿子,很努力地说服儿子教育小孩子要注意身心健康……

上了车,薄小叔才轻笑一声:“父亲,您还想不想抱孙子了,要是每天正正经经的,那大概再等十年也等不到。”

这话正戳到薄年尧的痛处,他顿时就表示,年轻的小夫妻还是要讲究一些情趣的,最后又说:“不行,我那里有一本秘典。熙尘回头你拿去看看,保证多子多孙。”

顾安西小声嘀咕:“这么管用,薄家也不会代代单传了。”

薄爸爸的脸僵住了,怪没有面子。

车子驶回别墅,一行人才下车回去喝了口茶,王家老爷子那里就来人了。

来的是王家二嫂,二嫂大概也是盼着顾安西回来很久了,一见到人就迫不及待地过来说闲话。薄年尧和薄熙尘自然不会听这些,直接去了实验室,等家里没有其他人了,顾安西靠在沙发那儿,懒懒地问:“什么大新闻啊,二舅妈你这样着急着说。”

王家二嫂轻叹一声:“是老大家里出事了。”

“是大舅外面的女人怀孕了?”顾安西一边玩着游戏,一边随便说说,哪里知道这一说,王家二嫂就发出一声尖锐的声音:“安西,你知道了?”

什么?

顾安西立即就放下手里的手机,看着王家二嫂,皱下眉头:“是沈晚晴?”

王家二嫂眉飞色舞:“可不是,就是那个狐狸精,悄悄儿地怀了老大的孩子,我听说是弄了几个洞怀上的,老大慌了不知道怎么办,叫她打掉但是那女的一哭老大的心就软了,呵呵,这会儿亲儿子也不认了,一门心思要和大嫂离婚呢。”

顾安西瘫在沙发上,半响都没有出声,一会儿,她侧头:“那大舅妈同意了么?”

王家二嫂叹息一声:“她也是个可怜人,知道消息以后又动了那个姓沈的,弄到医院想弄掉孩子,但是你大舅过去了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可是狠狠地打了脸,这会儿闹到离婚就差一步了。”

顾安西听到这里大概是明白了,笑了笑,“那二舅妈说这事儿,是希望我帮大舅妈还是帮着外头的那狐狸精?”

二嫂一窒,随后就摸摸头发,有些不自在地说:“按理说我是该帮着大嫂的,但是孩子是无辜的啊。”

她又殷切地看着顾安西,“你们医生不是最看不得残害小生命么。”

顾安西笑了笑:“可是我也没有说要帮小三保孩子啊,再说了,这个沈晚晴还是我不喜欢的人,二舅妈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

王家二嫂的脸有些僵,“知道是知道,不过,孩子总归是无辜的不是么。”

顾安西拿了手机继续玩游戏:“婚外怀的孩子,没有一个小蝌蚪是无辜的。”

王家二嫂石化了,好一会儿才挤出一抹勉强的笑:“我就是建议,对,我是来提前支会你一声的,这事儿老爷子还要问问你的意见,安西,不是舅妈多事,实在是你现在是老爷子心尖上的人,老爷子他可是十分器重你呢。”

“是吗?”顾安西笑了一下。

换场景,王家大宅。

晚餐。

偌大的长餐桌,首位坐着王老爷子,下面排着儿子媳妇,王可富也回来了,大概是要为沈晚晴母子争一下名分,所以即使老爷子看了他头疼,他还是死皮赖脸地赖在家里面。

顾安西的位置是靠着王老爷子的,饭吃到一半老爷子放下碗筷,忍着气轻言细语的:“安西啊,家里出了丑事儿,对方你也是认识的,这事儿你看怎么办?”

顾安西喝着汤,有些爱不释手,让阿姨又给她装一碗,这才看了王家大舅一眼,慢慢地说:“我能怎么看啊,又不是我把沈晚晴弄怀孕的,谁干的找谁呗。”

她这样一点火,王老爷子气不打一处来,拿起拐仗就朝着不肖儿子打了过去,“你这个死不要脸的,家里的脸面都给你丢尽了。”

王可富那是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子,心中特别地委屈,但也不敢怎么样反抗,那边自己的心肝还等着进门呢,他挨了打也只敢小敢嘀咕:“这不是意外么。”

顾安西笑眯眯的:“这种中奖率只有百分之零和百分之百。”

王可富偷偷踢她一下,又传了一个求情的表情来。

顾安西托着小脑袋,不解:‘大舅你踢我干什么?’

王可富顿时死了的心都有,果然,老爷子又是一棍子过来了,一边打一边骂:“混账下流东西,自己犯了错,好意思叫小辈给你求情来着。”

说完又要打。就这会儿,家里的阿姨急急忙忙地跑过来:“那位沈小姐过来了,人就站在外面,怎么劝都不走。”

王老爷子皱眉:“她来做什么?”

王家二嫂尖酸地说:“是啊,她现在虽然挺着一个肚子,不过,总归是没有得到老爷子的认可,名不正言不顺的,果真是出身不好的脸皮也不要了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