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8章 竞尧,我梦见那个人了(1 / 1)

林桦摇头:”我没事儿.”

司机略略放心:”我下车去看看.”

说完,他下车,陈明没有下去,关好车门并用对讲机让前头车里的兄弟过来.

只一会儿,车四围就围了大约十几个人,保护.

王竞尧安抚地轻拍林桦的肩:”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,要不要去一下医院.”

他对这个孩子很重视,因为这是他们的第一胎.

林桦摇头:”我没事,只是有些突然.”

王竞尧又安抚了太太好一会儿,这才看向车头外面.

黑夜里,一个清瘦的男子被人扶了起来,那个低着头不说话,后来偶然一抬眼.

王竞尧的身体僵住了.

那是一个破了相的男人,说是破相更直接的说话是毁容,车灯下,那张脸几乎找不到好的地方了,狰狞得可怕.

但,那种熟悉感,还有这种意外更可怕.

王竞尧出神,林桦意外,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.

随后她也被吓到了,目光静静地盯着车外的那人.

那人竟然也盯着她,车里很黑,可是那人却像是能精准捕捉到她的目光,四目相对她的身体轻轻地颤抖,喃喃地说:”那人好怪.”

王竞尧清醒过来,伸手捉住她的手,声音沙哑:”别看了,别吓着宝宝.”

林桦缓过神来,侧头淡淡地笑了一下:”它哪里会知道.”

王老哥哥话里有话:”母亲的情绪会直接影响到孩子的,所以为了小崽子,你真得天天开心一点儿,这样,安西这些天都在北城,回头我接她去陪你好不好?再不然送你们两个去老太太那里热闹热闹.”

林桦无奈地说:”安西没有几天就要结婚了,你不帮忙还添乱,我这点儿事情你就惊天动地,这还没有当爸爸,要是当了爸爸不得把天上的月亮摘下来给她啊,要我说得生个男孩子你就没有这么大的劲头了.”

“必须是个女娃.”王竞尧笑笑,目光却是又盯着车外的那个人.

是他吧.

他回来作什么,风家的那群是饭桶吗?

坐在前头的陈明也感觉到了上司的紧绷,虽然他一直和林桦说说笑笑,但是陈明就是干这行的,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.

风笙的事情,他知道,此时他不得不怀疑差点儿撞上车的,就是_

可是,这种可能谁也没有法子去印证,只能装不知道.

而车外,司机替那人拍了拍身上的灰,又简单地检查了一下确定没有事儿让人走了,又让那些兄弟各自上车.

他回到车上坐下,叹息:”怪可怜的一人,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才伤成这样.”

王竞尧心中有数,却是故意附和着说:”你可别吓着人家.”

司机不明就已,微笑:”哪能啊,王先生平时都说了,待旁人要亲切,我刚才就亲切得不得了,客气着呢.”

陈明收起了枪,”开车吧.”

车子缓缓启动,而那人让到了路边,车子经过时林桦不经意地侧头,却见着那人目光盯着车里,王竞尧自然也是看到了,手指握成拳,语气却是轻轻松松的:”一会儿回去我亲自给你压压惊.”

林桦收起心头的悸动,睨他一眼:”我也不是纸糊的,胆子也没有那么小.”

“那咱们孩子以后一定是个胆大的.”王竞尧笑了起来.

随后他的目光就眯紧了,不着痕迹地错开了话题.到了别墅他扶着林桦上楼,陈明让兄弟们散了以后自己却是没有走,站在车边抽烟.

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王竞尧把林桦哄好了,才缓缓下楼来.

陈明见他来了立即就站直了身体:”王先生.”

王竞尧伸手:”有烟吗?”

陈明递上一根,”不是什么好烟.”

王竞尧却是顾不得了,接了凑到陈明面前点着,狠狠地抽了一口以后说:”这个风笙想干什么?”

不是他自私,而是事情到了这地步,风笙和林桦早就没有可能了,不要说林桦结婚了,而且还怀了孩子.

陈明沉着声音说:”我会和风家联系,让他们尽快带风笙回意大利治疗.”

王竞尧长长地吐出一口烟圈,作出指令:”尽快,我不希望他再出现在林桦面前了.”

如果让林桦知道了,受折磨的会是林桦.

她没有一点点的错,她当初找上他也是为了风笙,这样的女人难道不配拥有幸福吗?现在什么时代了没有谁得为谁守一辈子.

王竞尧说完,陈明点头:”王先生放心,我已经发信息让人跟着他,很快风家的人就会找到他.”

王竞尧拍拍他的肩:”你办得好.”

这事儿,明面上必须不能是他办,这事儿他瞒了很多了,如果他再出面强制风笙离开那林桦知道了不得把他恨死.

王竞尧缓缓走向门厅,忽然顿住了,身子一转:”等一下.”

陈明看着他.

他轻声开口:”这样,找到他以后,我想和他谈谈.”

陈明有些意外.

王竞尧又说了一次:”我和他谈谈吧.”

等他上楼,林桦睡熟了的样子,他坐在床边端详了她许久,这才拿了浴衣去浴室.等他出来时林桦却是醒了,坐在床头脸上有些惊魂未定,王竞尧快步过去坐她身边,伸手碰了碰她的脸:”怎么了这是,做恶梦了?”

林桦有些失神,喃喃地说:”竞尧,我梦见那个人了.”

王竞尧心中有数,面上却是微微一笑:“哪个人?“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