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7章 薄小叔吃醋也是清新脱俗(1 / 1)

顾安西回了房间,才坐下来,顾明珠那个粘人精就又来了,穿着新买的睡衣拉着顾安西要去开个睡衣派对,顾安西伸手摸摸她的脑袋,皱眉:“你没有生病吧?”

顾明珠还是挺生气的:“我才没有病。”

“没有病回去写你的小说,干你的大事业去。”顾安西轻咳一声:“就是开睡衣派对也是我和小叔开啊,和你开有什么意思。”

这话,挺那啥的,顾明珠一听小脸涨得通红的:“顾安西,你不要脸。”

顾安西看着她,好笑地说:“这就不要脸了?你以后结婚还不住一起了?都像你那文学作品里亲一下就怀孕了?”

顾明珠捂着脸跑了。

顾安西得意地笑,又趴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下。

她的身体确实不如从前了,替老哥哥挡了颗子弹当真是虚得很,逛了半天就累得很了,也有些想睡觉。

她总算还是知道爱惜自己,伸手拉了条小毛毯给自己盖上,睡是晕乎乎的时候薄小叔回来了,感觉灯亮了,随后又调暗。可是她不想醒,仍是侧趴在柔软的沙发里。

薄熙尘坐在她身边,轻轻地拍了下脸蛋:“去干什么了,这么累。”

一双手臂缠了过来,趴在他的臂弯里,低低地笑了一下然后就趴着和小叔说着日常:“给明珠买了些东西,后来在咖啡厅里遇见了……小叔你猜谁?”

薄熙尘低头,一手闲适地放在脑后,“秦思远?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她声音软乎乎的,小手有一下没有一下地玩着他的衬衫扣子。

薄小叔就笑,“因为前几天我碰见过他了。”

她哦了一声,等不到下文,就有些急急地问:“小叔你都不问情况的?”

“没有什么好问的。”薄教授淡淡开口。

小奶精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:“完了完了,当真是老夫老妻了。”

薄小叔笑笑:“似乎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,回家就好。”

她也跟着笑起来,软乎乎地靠着他。

薄熙尘轻轻地捏她的鼻子:“就没有别的事情要和我说吗?”

她啊了一声,随后就装傻了起来,吱吱唔唔,甚至不惜以身涉险开了一场睡衣派对(可怜的作者~)……薄小叔这才放过她。

晚餐,是在房间吃的,顾安西吃完就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明显精力不足的样子。

薄熙尘换了一套运动服,过来倾身亲了她一下:“我去一下健身房。”

顾安西半梦半醒的,嘀咕一声:“健身房有很多穿得很清凉的小姐姐。”

他无声一笑,“那起来一起去。”

“不去,累死了。”顾安西小声地抱怨:“三十岁老男人太可怕。”

说着就拉着小毯子把脸都盖上了,薄小叔拉了些下来,又看了看她,这才离开。

酒店的健身房在二楼,和餐厅距离不远,他先去见了薄年尧,薄年尧出乎意料地和顾明珠一起,顾明珠十分乖地扒着年尧爸爸,想来也是太寂寞了,好在薄年尧也算是看在顾安西的份上,对她照顾有加。

薄熙尘过来说了点事情,薄年尧就有些意外了:“去别墅住?”

薄熙尘点头:“是的。”

他顿了一下,轻咳一声:“是母亲的意思,母亲收到了安西的小作文已经知道您和陆阿姨同住一间酒店,为了保持家庭和谐让我们明早就搬去别墅。”

薄年尧一下子就挺失落的,叹息:“崽崽的心总归还是向着她薄妈妈。”

权衡再三,他还是同意了。

而薄夫人,暗暗地背了一个锅。

薄小叔脸不红心不跳地撒完谎就说要去健身,薄年尧叫住他:‘你不陪陪崽崽,这个点去健什么身啊。’

薄熙尘笑笑:“她已经睡下了。”

薄年尧的目光顿时就不太好了起来,看着儿子有些一言难尽。

薄熙尘离开,薄年尧就对顾明珠说:‘他们小俩口还是挺恩爱的。’

顾明珠哦了一声,垂了眸子,过了一会儿她就忍不住说:“顾安西还小啊,其实也不急着结婚的。”

薄年尧当然是能看出她的心思,笑笑,不出声。

顾明珠偷偷地看他,一会儿就厚着脸皮说:“伯父,以后我也跟着顾安西叫你薄爸爸好不好?”

薄年尧有些意外,不过随即他就微微地笑了:“可以是可以,不过你可得给黄毛好好地道个歉。”

提到这个黑历史,顾明珠一下子就垮了,声音小小的:“那以后看见了……我会道歉的。”

薄年尧满意地点头。

另一边,薄熙尘去了健身房,人挺少的。

但有个老熟人。

陆衡。

陆衡正在跑步,从镜子里看见了薄小叔,他淡淡一笑,慢慢停下来:“是来找我的吗?”

薄熙尘靠在一旁的跑步机上:“差不多吧。”

陆衡转身,目光有些邪气:“不舒服了?”

“她现在是我的妻子。”薄熙尘淡淡地说。

陆衡走下跑步机,拿着毛巾擦了擦汗,随后,表情冷下来,“可是,是我见遇见她的。”

“爱情没有先来后到。”薄小叔轻笑:“你也见过他了是不是?几年前,她喜欢的还是秦思远。”

陆衡微抬起下巴:“看来你来,是存心找我晦气的。”

“不敢,只是想和陆师兄切磋一下。”薄教授十分地谦虚。

陆衡冷笑:“薄师弟就是吃醋,也是这样清新脱俗。”

他一抬下巴:“去那边。”

……

半个小时后,薄熙尘狠狠地踢了陆衡一脚。

陆衡颤微微地爬起来,抹掉嘴角的血迹,“我倒是小看你的醋劲了。”

薄小叔转身,丢下一句:“没有下次了。”

他身子一顿:“还有,明天我们就会搬出酒店。”

陆衡眯眼:“你怕她喜欢上我?”

薄小叔掉头,表情带着一丝好笑:“如果你了解她,就不会这样说了。”

陆衡皱眉。

薄小叔风轻云淡的:“是她要搬出去的,大概觉得酒店里有烦人的苍蝇吧。”

说完他离开,陆衡握紧了手指。

等他回到套房,陆夫人过来,看着他一脸的鼻青脸肿:“陆衡,怎么了这是?”

陆衡去冰箱里拿了冰块,一脸的无所谓:“没什么。”

陆夫人小心地替他敷脸,一边就说:“怎么会弄成这样的?在江城竟然还有人敢打你。”

陆衡看了自己母亲一眼,“和薄熙尘切磋而已。”

陆雪曼顿时眉头拧起,不满地说:‘切磋能把你打成这样啊,下手也太狠了些。’

不过当母亲的总是了解儿子的,一会儿她就轻声问:“你是不是做了什么?”

陆衡看她一眼,轻咳了一下:“没做什么!”

说完他就起身去自己的卧室,陆雪曼在后面叫他:“陆衡,你爸爸要是知道了会打断你的腿。”

陆衡侧身,很轻地说:‘爸只关心实验结果,而女人则是我的战利品。’

这一点,陆雪曼也清楚,丈夫的性子她最是了解了。

拿儿子没有办法,她平时又是极溺爱的,于是轻叹一声:“总之你现在不许招惹她。我下午听朝歌说这小姑娘可厉害了,一箭能把旁人的射穿掉,这得多大的劲儿啊。”

她自言自语:“看着挺柔弱的,怎么就这么厉害了呢。”

陆衡撇了下唇:“上个月不是中了弹么,虚弱得很,不过是只纸老虎罢了。”

但是这只小纸老虎却是聪明得很,下午被她跑了十分可惜。

陆衡轻轻弯起嘴角:“行了,妈,我睡了。”

他回房,陆雪曼一脸的担心,想了想还是和丈夫说了这事儿,哪里知道陆泽根本就不放在心上,真的是和陆衡说的一样,满心只有实验。

陆雪曼被丈夫略冷落,坐在豪华的沙发上不免就想起了薄年尧。

当年,薄年尧对她也是温柔极了,可是她最喜欢的还是陆泽,但这不妨碍她对往事的追昔……

陆雪曼往里看了一下,觉得儿子不会再出来了,于是换了一套衣服准备和薄年尧叙一下旧。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