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6章 准备专机,我要去意呆利(1 / 1)

他捉住她的手,林桦吓了一跳,“竞尧?”

王竞尧的声音沙哑不堪:“去吃夜宵。”

他起身,林桦还跪在那里,半响她才轻声开口:“你是不是有心事?”

他掉过头,淡淡地笑了一下:“没有,就是太忙了。”

说着拍了拍她的手背:“冷落了你,是我的不是。”

顺手把她抱下来,林桦一个不稳撞进他的怀里……她有些慌乱,挣了一下却是没有能挣开,她抬眼:“竞尧,不是要吃夜宵么?”

王竞尧的眸子变深,低了头,在她嘴角呢喃:“王太太,现在我改主意了。”

林桦往后退了几步……

*

凌晨,王竞尧去冲了个澡,又看了看林桦,这才披了件外套去书房。

拧开书房的灯,晕黄地打在四周,不明亮,反倒让人沉静。

他坐在沙发上,从几上拿了烟盒过来,点上一支幽幽地抽着。

他舍不得林桦,除了舍不得她走,也舍不得她吃苦,安西说得对她现在是自己的妻子了,并不是旁人的未婚妻。

王竞尧眯着眼,一手抽烟一手拨了个电话给王景川:“帮我准备专机,明天我去一趟意大利。”

那边王景川都睡熟了,听到上司的电话吓了一跳,也有些不解:“您去意大利做什么?”

“去见风笙。”王老哥哥沉着声音说、

这一下,王景川立即就醒了,半响才很慢地说:“王先生,那边不安全,况且这事情您最好还是让旁人去办,否则我怕万一事情曝光出来对您和夫人的感情不好。”

毕竟事关生死,不是小事,日后林桦知道的话保不齐怎么想。

王竞尧哑声开口:“景川我知道你的意思,但是我不想她现在为难。至少,我不想她去面对一个支离破碎的风笙。另外,你安排一下,看看熙尘能不能和我走一趟。”

王景川坐在床上,神情肃然地嗯了一声:“行,我去办,薄教授那里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王竞尧把电话挂了,又在书房里抽了半天的烟,这才回卧室。

林桦已经睡熟了,神情安静。

他就坐在她身边,轻轻地抚着她细致的脸蛋,他没有办法去想如果风笙没有出事会怎么样,现实就是风笙出事了,一连串的误会让他和林桦在一起了。

他想要给她幸福,所以这些事情就由他处理,而她不需要承受那么多。

王竞尧的面上,十分坚定。

……

清早,林桦起床时,王竞尧已经不在家里。

她换了一套居家服下楼,坐在餐桌前随意地问家里的下人:“先生一大早就出去了吗?”

下人微笑:“先生出差了。”

出差了?

林桦皱眉,随后就说:‘昨晚他回来也没有说。’

“兴许是因为先生忘了说。”下人微笑。

其实不然,她心里想说的是先生怕是忙得没有时间说,先生和太太新婚,感情特别好,一时忘情也是正常的……

林桦就没有出声了,她安静地吃了早餐,上楼去画了一会儿的画,忽然就想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……

(下午吹风胃疼了,先更了一章,继续写,九点十点分别更一次,明天也会更很多……)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