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8章 幸好,幸好……(1 / 1)

陈明还是信得过他们的,看看左右,把后备箱合上:“行,进去吧!小心儿就是了。这玩意儿很霸道又厉害。我也只玩过几次。”

他眼热地盯着,顾安西拍拍他的肩:“回头送你几把,带到射击场玩个够。”

陈明顿时两眼发光,大手一挥:“快进去吧。”

顾安西嗯了一声,和薄熙尘一起进去。

林桦和王竞尧还有双方长辈都在,林桦已经换好了婚纱,美仑美焕的,顾安西不住地赞叹:“好美。”

林桦微笑着说谢谢。

王竞尧轻哼一声:“又睡懒觉了,还不快去换衣服,这都几点了。”

“我能爬起来就不错了。”顾安西嚷着:“我可是牺牲了生孩子的时间,你可知足吧。”

王竞尧:……

长辈们都在笑。

王老哥哥无奈地问着薄熙尘:“她都这么直接的么?”

薄小叔轻咳一声:“是我比较直接。”

顾安西扮了个鬼脸,拉着他去换礼服了。

等人走了,王竞尧才说:“看看看看,一天到晚就知道气我。”

林桦浅笑。

王竞尧看着她。

他是知足的,但是知足之余又有些不满足,即使是知道她和他结婚的目的,他还是假装一切如常,假装她还是那个等着他的女人。

但是假装就是假装的,即使他们最好时,林桦还是放不开,那时他就不免会想起她总不是从前了,喜欢过旁人总是忘不掉那个人。

风笙是林桦心里的一根刺了,如果是活人他还能争一争,但是人不在了他总有一股无力感。

王竞尧是个成熟的男人,自然不会表现出什么不妥来,仍是谈笑风生。

林桦也是温婉动人。

她不曾再提过替风笙报仇的事情,不过她知道王竞尧已经悄悄地着人去办了,她不过问,因为这是触及婚姻的一条底线,他不提不代表他不在意。

可以说,双方都是聪明人了……

就在谈笑风生之时,顾安西和薄熙尘走出来。

那瞬间,四周都无声了。

一个年轻英挺,一个少女美丽。

老哥哥看着太太责怪着:“看看看看,找对丑点儿的不好吗?”

林桦微笑,“你还和年轻人争长短?”

才说完,王老哥哥就看她一眼,无声地笑了笑。

林桦顿时就不好了,“竞尧!”

他拍拍太太的手:“好了好了。咱们不争这个了,是你拿的主意我配合就好了。”

反正,他还是不待见那个小崽子的。

虽然,刚才她出来时,他生出一种老父亲要嫁女儿的心情,鼻子都酸了。

哎,他都忘了今天自己才是结婚的那个。

此时顾安西和薄熙尘一起走过来,老太太和林母分别给了大红包,又说了好些话就准备一起坐车去王家老宅。

老太太是个很正统的人,竞尧结婚,必定要过了王家大门才算是过了明路,所以中午会在老宅里亲族庆祝,晚上才会在酒店里大摆宴席……

一行人在陈明的保护下上车,长辈们一辆,王竞尧和林桦一辆,顾安西还是坐了薄小叔的车子。

坐上车她就把鞋子脱掉了,小声抱怨:“高跟鞋好不习惯哦。”

薄小叔笑笑:“忍耐一天,就当是为了婚礼提前预习。”

她看着他,翘了下唇,“小叔,你很期待结婚?”

薄小叔微笑:“还好。”

“都老夫老妻了,你还这么期待啊?”她小声地嘀咕:“小叔,你好有少女心。”

“不是。”薄熙尘侧头,笑了一下:“不是应该有些仪式感吗?”

他算是老派的男人,和一个女人过一生,该有的过程就一样不能少,哪怕是倒过来……

顾安西扮了个鬼脸,舒服地靠着,一会儿闭上眼睛:“我睡一会儿。”

又抱怨:“老男人太可怕了。”

“嗯?”他的声音温柔中又带了些笑意:“顾安西,我才二十九,三十都没有到。”

她又给他一个鬼脸。

薄小叔心情很好,微微一笑……

顾安西看着前面的车子,忽然说:“不知道他们感情怎么样,小叔,我总觉得风笙会是他们之间的问题。”

薄熙尘侧头:“怎么会这样想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就是感觉啊。”小奶精十分奶精地说,然后自己就笑了:“老哥哥就是吃醋,大概也会自己忍着。”

薄熙尘沉稳地开车,随后说:“我听到消息,为了娶林桦,王先生背后付出不少。也算是一怒为红颜了……”

才说完,他猛地刹车。

顾安西往前一冲,呆了一下就问:“怎么了小叔?”

薄熙尘眯紧了眼,“对方有30人,重型武器,陈明带的人这点儿火力不够。”

顾安西呆住。

这太玄幻了。

薄熙尘锁死车子,侧头看她:“在车上别动,我去帮忙。”

“小叔。”

顾安西按住他的手:“上次说好了,我们一起的。”

薄熙尘静看她两秒,“好。”

“你右我左,一会儿从后备箱里拿了武器就包抄过去。”薄熙尘顿了一下才开口:“保护王先生是最重要的。”

顾安西却又捉住他的手:“小叔。对于我来说你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他淡笑,握了握她的手:“我知道。”

对于他来说,她也是最重要的。

两人身手都很好,飞快地下了车从后备箱取出重型冲击枪,猫着腰往前面。

前面,陈明带着手下的兄弟,正咬牙切齿:‘这帮孙子。早不来晚不来,就这时候来。’

他眯的,还带了这些重型武器过来,他手上的这东西,哪里挡得住?

陈明嘴里在駡,心里却是凉凉的——

今天,怕是要交待在这里了。

他已经安排下去了,不管怎么样,不管牺牲多少人一定要保证王先生的平安。

陈明正视死如归,身后被人拍了一下。

他掉头一看,是顾安西。

陈明又惊又喜,随后就有些一言难尽了起来。

顾安西身上穿着抹匈小礼服,裙摆双短,能行么?

大概是看出他的疑惑,顾安西直接伸手撕了一下,从下摆那里撕上去,撕掉一截裙子,里面竟然穿着防走光短裤,甚至还能外穿的,这样就变成了上下两截短衣短裤的十分方便。

陈明目瞪口呆。

她可真瘦,身材真他眯的好。

“想什么呢?”顾安西拍了他一下,“看前面。”

陈明不敢大意了,握着枪就着车子挡着的优势和对面血战。

一会儿,他哑声开口:“对方火力太强了。不行,这样下去不行,还得让王先生先走。”

顾安西抿了下唇:“我和小叔在这里挡着,陈明你和王先生先离开。”

她一边说一边端着冲击枪,砰地一声打了过去,对面顿时一片火光,熊熊燃烧,十分壮观……

“精准。”陈明眯了眯眼,侧头:“不行,你们两个人挡不住的。”

顾安西侧头,“这是命令。”

陈明愣了一下,喃喃地说:“你无权对我下令。”

顾安西很轻地说:“你必须服从!北城可以没有薄家没有顾安西,绝对不能没有王竞尧,明白吗?”

陈明手指握紧松开,又握紧,最后哽着声音:“是。”

他又伏过去对着薄熙尘说:“薄教授,我把安西交给你了。”

薄熙尘沉着点头:“先带王先生走。”

陈明心情激昂,他把自己的人分成两个小组,留下了十人,带走二十人,慢慢地撤退,一直到王竞尧的车边。

王竞尧降下车窗:‘陈明怎么样了?’

“不怎么好,薄教授和安西在前面挡着,现在王先生必须原路往后退。”陈明开口。

王竞尧凝眉,怒道:“她一个小姑娘冲在前面算怎么回事,我一个老爷们还要躲在小姑娘后面吗?”

他打开车门就想下车,被陈明拦住了。

陈明很轻地说:“安西说,北城可以没有薄家也可以没有她,但是不能没有王先生。您应该了解她这句话的分量,王先生,在她的心里您一直是那样一个至关重要的人,到现在您还不明白吗?”

王竞尧动容,面容几乎是扭曲的,片刻,他的目光落在五十米开外。

薄熙尘和顾安西正靠在一辆车后,和对方死战。

对方什么路数他不知道,但日后肯定是要查出来的,现在,押上陈明和这些兄弟还有他和林桦……还有北城。

王竞尧的面部肌肉不住地颤动着,眼眶也湿润了。

良久他才挤出一句话来:“如果她不回来,我不会原谅她的。”

陈明肃然:“安西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
王竞尧左右地看看,吩咐陈明:“把她的车开过去,必要时让他们可以上车。”

陈明说了声:“是。”

后来,在几个组员的掩护下,他猫着腰过去,把车子开到了薄熙尘和顾安西身后,大声说:“安西,车子在后面,增援马上就到,顶不住就上车后腿。”

“快走。”顾安西的声音怒吼。

陈明没有办法,立即后退。

到了王竞尧那里,老先生和老太太的车已经后腿了,林桦也安排走了,但是王竞尧是最后一个。

陈明过来,王竞尧又看了看顾安西的方向,薄唇抿紧说了一声:“上车。”

绝然上车时,他的眼角闪着一抹清亮。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