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8章 你以后,还要和那些女人来往吗?(1 / 1)

林桦盯着他看。

他温柔地笑笑:“这不是一个男人应该为女人做的吗?”

她有些意外,但心里不能说没有一丝感觉。他是要告诉她,除了他对她有要求之外,他自己也会做到吗?

林桦有些不自在,又喝了口牛奶。

王竞尧倾身过去,双手扶在她两旁的沙发背上,慢慢靠近……

她有些紧张,身体靠在沙发背上,一下都不敢动。

两人这么地僵了一会儿,忽然他就笑了,面孔伏在她的肩上笑得匈膛都在震动。

林桦有些恼,伸手要推他,却被他捉住了手放在手里把玩。

晨光透过落地窗帘透进来,打在他们身上,显得柔和……又有些两相绮绻……

一顿早餐,吃到了差不多十点,林桦发誓以后他要她陪他吃早餐她绝对会下楼陪着,去她住处收拾东西,是王竞尧开的车,也没有带司机和旁人,显得有些任性。

林桦觉得有些不妥,坐在他身边:“会不会不安全?”

“难得一次,再说人都远远地跟着呢。”王老哥哥也是少有自己出行,握着方向盘,淡淡地笑了一笑,林桦就不再说什么了。

去了她那里,王竞尧参观了一下,就坐下了,随手翻看着杂志一边说:“带些重要的东西,别的就放这里吧。”

林桦撩了一下头发,看着他。

他笑:“我怕你有时被我气到了,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他笑得实在是可恶,林桦过去半跪在他身边,手扶着他的肩膀挺认真地问:“你想怎么气我?风花雪月?”

王竞尧盯着她。

林桦没有挪开,往前凑了凑:“你以后,还要和那些女人来往吗?”

被她这样地看着,王竞尧的心脏忽然就被轻轻地撞了一下,他的喉咙发出的声音也是沙哑不堪:“不会了,都不会了。”

他又问她:“这是不是你对我的要求?一个当你丈夫的要求,还是对王先生的要求?”

林桦摇头,又点头,最后她把头靠了过去轻轻放在他的肩上,很轻地说:“我不允许我的男人和旁人在一起,一次也不许,不然我会离婚的。”

“同样。”他低了头,“你也不许。”

林桦微微地笑。

王竞尧捏她的脸蛋:“去收拾,抓紧时间,中午我还能抽出时间陪你吃个饭。”

他老实交待了:“太忙了,今天也是抽了时间出来,后面我们结婚也未必能抽出三天来好好陪你。”

当这个王太太,其实如果不是冲着名利,实在不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。

林桦点头,爬下去收拾了。

这会儿,王竞尧已经没有心思再看杂志了,起身到处看了看,还好没有见着风笙来过的痕迹。

末了,他手抚着额头,也有些笑自己过于小气了,但是男人是应该小气的。

这时,林桦从里面叫他:“我好了,竞尧你过来帮我提一下。”

王竞尧一怔,随后笑了,进了衣帽间。

“我只带了几件平时穿的衣服,有些后面再添吧,你没有空的话我就自己逛或者是看杂志买。”她轻声说。

她出身好,自然是知道当了王太太以后有些衣服就不适合穿了,一件都得按他的身份来。

王竞尧微笑:‘我尽量抽出时间陪你一起看……杂志。’

说完,拉起了行李箱,和她一起步出。

中午的时候,陪她吃饭是陪了,不过也只有半个小时时间,他吃完抹了抹唇,倾身过来:“我有个重要的会议不能迟到,你睡个午觉,晚上我尽量早点回来。”

林桦点头。

他要走,忽然又顿住了脚步,轻轻地笑了一下:“林桦,我们下周就结婚。”

因为他迫不及待地要她住进来,所以不宜拖太久,他也不想拖太久了。

他说完,林桦显然是有些吓到了,她盯着他,好半天才轻声问:“认真的吗竞尧?”

他微微地笑了一下:“是,老太太那里已经准备了,需要你配合时会有人过来接你。”

林桦:……

王竞尧倾身亲了她的发丝一下,他于这段婚姻是满意的,即使初衷不是这样,但是他们都成熟的人不会为了什么而让自己的下半生不痛快……

王竞尧离开,林桦又吃了点东西,就上楼休息了。

醒来后,看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,还是决定出去逛逛。

她叫上了顾安西。

小顾总日理万机,但是她又是一个贪玩的宝宝,一个电话就叫出去了。

就在林桦和顾安西血拼时,王竞尧开完了回了办公室,才坐下就问临时的秘书长:“林桦有没有电话过来?”

秘书长姓周,笑笑:“没有呢,要不,您打个电话回去。”

他看了看表:“下个行程还有二十分钟。”

老哥哥笑笑,才要拨电话,门口就传来敲门声,老哥哥示意周秘书去看看。

周秘书打开门,是个守卫。

守卫轻声说:“江博士过来了,您去问问王先生见不见呢?”

周秘书皱眉:“江博士?她来作什么?”

昨晚那么大的脸面还不够么,这会儿怎么又来了?

当然,他也不会自作主张驳回,还是请示了王竞尧。

王老哥哥一个电话才拨了半个号,又把手机放下来:“江朝歌?”

思索了一下,“行,让她进来吧。”

周秘书轻声说:“这不太妥吧,您昨晚才订婚,这事儿要是被林小姐知道了,可不得和您闹。”

王竞尧睨着他:“我结个婚,敢情以后不能见任何女性了,再说这是公事又是在办公厅,有什么好避嫌的!”

话虽然是这样说,但是想想今天一早林桦问他会不会还风花雪月,就一阵阵的心虚,心里想着一会儿要和江博士保持一下距离,不然被林桦知道了少不得不开心。

这两次,感情正好,他也很是心满意足,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有些不值得。

所以,江朝歌进来时,王老哥哥坐得正正的,一直在自己的办公椅上喝着茶,脸上也写满了一个已婚男人的自律。

相对之下,江朝歌是楚楚动人的,身段放得极低,像是被狠狠打击过一样。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