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1章 王先生,出大事了(1 / 1)

王竞尧吩咐过后,下人立即就去办了,不到一会儿就把冰镇菊花茶端过来了。

王竞尧想静一下,就让她们先下去休息了。

他一个人,坐在安安静静的客厅里,什么也没有做就是那么地坐着,炽白的灯光打在他的侧脸上,显得略有几分苍白。他向来是那种儒雅的俊美,只是病后多了几分脆弱之意。

身子不动,意识却是不住地回想着方才的事情。

熙尘他啊,分明就是察觉到是他在暗处了,所以才故意地问那么一句。王竞尧也承认,当时他的心跳确实是漏跳了一拍,他甚至是有些怕,怕那个小王八蛋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来,他已经想好了,如果是那样,熙尘就头一个问罪。

可是,没有,那孩子说出来的话让他觉得甚至是无地自容的,她软乎乎的声音为他不值,说他过得太苦太寂寞了,可是他哪里苦,他有权有势,也只有那小王八蛋觉得他苦觉得他是寂寞的,觉得他在牺牲。

她是以什么心情在说这些话?

明明大家都闹成这样了,明明他现在对她一点也不好,明明……她可以不把这些挂在心上的,她过得多好啊,每个人都疼着她宠着她,她怎么还记得一个对她这样不好的老哥哥呢,她不是应该挂念着周云琛,挂念着顾长情,挂念着每一个在她身边的人,就是不应该挂念他。

他也想说,她是装的,可是他又是那样了解她,如果她知道他就在那里,她一定会说出十倍气死他的话来,不会说出一句好听的来。

这小王八,就是故意的吧,就是故意地说出一些感性的话来,让他这个老男人想哭。

王竞尧静坐着,头微微地仰着,眼角有些湿润。

他已经。许久未曾这样了。

他坐了许久,伸手拭了下眼角,拿了手机拨了个电话,淡淡地交待了几句:“如果王景川要那个项目,就让他安排吧。”

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,他又轻声开口:“是我的意思。”

原本,他是想拿那个项目再拿捏一下薄家的,可是,那小王八蛋一句话就把他拿捏得死死的,让他这个老男人在深夜里感叹不已。

他还是,真的有些怀念过去。

也有些想念景川在的日子,想把他叫过来,又觉得不妥。

王竞尧此时是万分孤独的,最最让他揪心的就是那一晚,他不光是踢了顾安西一脚,还排挤掉了周云琛,一个他一手提上来的年轻人。

是他错了么,是因为他三十年醉心于权势所以失了本心,连身边亲近的人也无法相信了么?

王竞尧长长吐出一口气,身心俱有些疲惫。

可是,随之而来发生的一件事情,让他更是疲惫,那又是他另一桩心事。

深夜,他不找王景川,倒是王景川的电话过来了,一接通声音就很急:“王先生,出事了。”

王景川握着手机,整个人都绷得很紧:“什么事儿?”

王景川压着声音:“是林桦。”

“林桦怎么了?”王竞尧声音哑了。

王景川沉默了两秒后,才开口:“是风笙律师他……航班失事了。人,大概是没了。”

他说完,王竞尧呆住了。

怎么会?

方才顾安西还提到了林桦,说他应该和林桦在一起,这会儿林桦的未婚夫就……没了?

他即使是有些后悔,但是他还是希望林桦能幸福的,王竞尧是个男人,他不会小气到希望一个等了自己很多年的女人一直单着,她找到真爱他有些酸但又是替她高兴的,但是这幸福未免也太短暂了些。

王景川还在那里等着他指示,而王竞尧则是过了许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:“行,我知道了。景川,启用最高等级的搜索,不管怎么样……把人找到吧。”

王景川点头:“行,我让王元安排。”

这会儿,王竞尧才想起来,景川已经不能在明面上替自己办事了,所知的人也不多,闵辛那两个算上。

他犹豫了一下,才说:“这样,我亲自去一趟吧。”

王景川点头:“您注意身体,就在北郊外面,现场已经拉起来了。”

两人又说了几句,王竞尧把电话挂上,微仰了几下头,这才整了衣服叫上别墅里司机,前前后后几辆车出门了……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