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5章 我不是你戏弄的对象(1 / 1)

陈明看着她的脸色,就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不高兴了。

不是明明她看不上他的吗?

他也不会脸大地以为今晚见了一面就能改变什么了,他是个务实的男人,说了不可能就不会再勉强。

宋佳人就眼睁睁地看着他把那张照片,放在贴身的口袋里,显得特别地亲密,她心中十分地不舒服,可是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不舒服。

那边,周云琛打完了电话过来,“朵朵,你留在这里照看一下,你嫂子一个人在家里我不放心,今晚家里下人都请假了。”

宋佳人立即表示:“我和你一起回去吧。”

周云琛就笑了一下,随后开口:“陈明这里大概需要人照顾,你就委屈一晚,明早陈明母亲应该就过来了。”

宋佳人想到那个戏精,头一阵地疼。

这会儿,周云琛已经拿了车钥匙又和陈明打了个招呼就先离开了,宋佳人想叫又忍住了。倒是陈明歪在病房的床头,笑了笑:“其实你回去也没有事儿。”

宋佳人走到沙发那儿坐下:“我哥人已经走了。”

说完她就找了个抱枕,拍了拍,像是准备要睡觉的样子,陈明就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,“你和周先生的感情很好?”

宋佳人抿了下唇,脸别到窗外:“挺好的,不过过去的事情我都忘了,只知道他在血缘上确实是我哥哥。”

原本今晚她留他,就是因为一个人有些寂寞了想找个人喝个小酒,说说这些事情,陈明拒绝了,想不到的是他出了车祸然后两个人在医院里聊上了。

这,有些哭笑不得。

她一边说一边半躺在沙发上,还拉了个小毯子盖好,挺宝贝自己的。

陈明看着有些眼热,他毕竟是个男人,他们又好过,现在又是独处不会无动于衷的。只是,也只能看看而已,宋佳人就像是一株玫瑰一样,好看但是刺手。

他的声音沙哑:“但是,这些过去周先生是记得的。”

宋佳人笑了一下,“是啊,我哥记得的。”

说完,把头发放了下来,脸蛋埋在抱枕里像是要睡了,陈明有些无语,明明他是病人,她不是说要照顾他的吗,这会儿就睡了?

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叹息一声,下床。

他一有动静,宋佳人立即就醒了,侧头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去上个厕所。”陈明粗声粗气地说。

宋佳人哦了一声,然后问他:“要不要帮忙?”

“不用了。手不碍事儿。”陈明看着她的目光挺奇怪的,宋佳人也没有说别的了,又靠着,很想睡觉。

陈明轻手轻脚地去了洗手间,解决了以后回来,见着她已经睡着了,大概有些热小毯子被踢到一旁。

无声一笑,她这是有多困啊。

明明他也很困的,但是此时他一点睡意没有,就只是盯着她看。

她,确实长得很好看,陈明也不否认自己多少有些看长相,但正常的男人都会这样吧。

盯着看了半天,宋佳人的声音幽幽地传出来:“你不睡觉?”

陈明愣了一下,再看她,还是埋着头,发丝挡着头。

忽然,他才意识到宋佳人也是一个经过训练的人,她可以一秒睡着,但是再轻的声音大概也能惊醒她。出于体贴,他淡淡地笑了一下:“吵醒你了?”

“倒没有。”她的声音又带了些睡意,于是陈明手脚放得轻轻的,过去躺下。

躺下后,不太舒服,但是又顾忌着她,就没有翻身。

这么地过了好久,他心中想,果然还是应该让她回去的,这简直是折磨他这个病人!

好在后来,他睡意来临,总算是睡着了。

到了清早时分,大概六点多的样子,陈明准时醒了。

天色微明,病房里的灯关掉了,此时就显得朦胧。

宋佳人还有,两手拽着毯子,拽得死紧的。

陈明笑了笑,起来坐过去,轻轻地把她的手扳开,塞到小毯子里。

就在他想挪开之时,她却拽住他的手,整个人往他这里挪了挪,接着就靠在他的腿边,看着又柔软又挺那啥的。

陈明呆住了。

想走,她简直是直接抱住他的腰身,哪里能走得掉?

他想说服自己她可能还在做梦,把他当成枕头了,可是他又知道以她的敏锐早就醒了吧,现在就是装睡,她也知道她抱的人是他。

他不明白,她这样的原因。

陈明一开口,嗓音沙哑透了:“我不是一个随便的男人。”

她没有说话,只是靠着他。

一直到陈明有些受不了,一只手撩开她的发丝看着那张漂亮的脸蛋,终于是忍无可忍地低头……

一只手抵在了他的唇边,手指很软,像是嫩豆腐一样细滑。

陈明的嗓音比刚才更是哑了几分:“怎么了?”

宋佳人在笑。

她笑得特别地开心,肩膀都一颤一颤的,然后她抬起头,一伸手就从他的衣袋里摸出那张照片来,轻轻地笑:“这就是你的忠诚?”

陈明的身体僵住了,他皱眉:“你是戏弄我?”

她往后挪了挪,然后靠在沙发上,撩了一下头发:“不是戏弄,是考验。”

陈明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,声音微紧:“得出什么结论了?”

不等她回答,他又说:“宋佳人你觉得很好玩的话,大可以找别人陪你玩,我不是适合的人选。”

他举了举那张照片:‘对,我是老土,我是保守派,你也可以嘲笑我嘴上一套心里又是一套,但是我除了保守我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,这没有什么好嘲笑的,不如你的意,抱歉。’

宋佳人有些呆。

这是陈明首次一口气说这么多话,可见是真的生气了。

开个玩笑,不行吗?

但是在陈明这里,就是不行。

她不愿意她不肯跟他在一起,又何必戏弄他?

他起身,她本能地想捉住他,但是他一抽和就抽开了,又躺回自己的病房上,微合了眼:“天亮了,你打车回去或者让你的司机来接。我这里不需要照顾,还是谢谢宋小姐。”

她的照顾,他也无福消受……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