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3章 我们不是每天都在补课?(1 / 1)

他又看了看顾明珠,十分冷淡地说:“你坐我车吧,安西不欠你什么,你少缠着她和熙尘。”

顾明珠愣了一下,眼里又含了一泡猫尿,一会儿就抿紧了唇:“我没有那个意思。我才不要缠着她。”

顾长情没有说话,只是打开自己的车门示意她上车。

顾明珠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,有了顾长情的关爱,她早把顾安西和薄熙尘给忘了,小心地上车,小心翼翼地讨好的样子。

顾安西看着,跟着和薄熙尘也上了自己的车,她忍不住说了句:“她还真的是个巨婴。”

薄熙尘笑了笑,一边发动车子:“这一年对于她来说,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吧,我听说她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有去上课了。”

顾安西咬着手指,“小叔,我也好久没有上课了,你都不关心我。”

“咱们晚上,不都在上课?你有什么不懂的,可以问我。”薄小叔脸不红,心不跳地说。

顾安西……

好一会儿,她说:“车开慢点儿。”

薄熙尘把车速放慢了些,腾出一只手握住她,声音很轻:“其实你也是有些关心她的,是不是?”

顾安西没有出声。

她只是把脸蛋别向车窗外面,外面,一整个北城的灯光耀眼,她看了好久看得眼睛有些酸,才轻声说:“只是因为她伤害不了我,所以我没有什么好恨她的,只是一个被惯坏了的孩子。”

她一会儿又有些恼地说:“我没有关心她啊,就觉得她哭的样子挺丑的。”

薄熙尘笑。松开她的手,专注地开车。

那只小奶精自言自语,“我看着唐媛怀了闵辛的孩子,倒不是有多喜欢他,可能也是想生一个命格好的孩子吧,毕竟闵辛……”

只是想不到,最后会是这样。

而顾明珠的出身,是她没有办法选择的,她很不好,和唐媛学了个十成十,又蠢又坏,可是不管她,可能会更蠢更坏吧!

顾安西想着,就笑笑。

薄熙尘车子跟着顾长情,很快就开到了烧烤店,一间不大不上的店,但是绝对没有什么法国餐厅高档就是了,顾明珠是有些嫌弃的,就是喝得醉了都不忘拿纸巾狠狠地擦几遍桌子椅子……

顾长情也不理她,径自地和薄熙尘说话,顾安西也安静地在一旁玩手机。

顾长情说了一会儿话想掏出烟来抽,忽然开口问:“你们是不是准备备孕了?如果是我就不抽烟了。”

顾安西有些一言难尽。

薄小叔倒是坦然承认:“是有打算。”

这会儿,顾明珠像是抓到了把柄:“顾安西,你才21岁就准备生孩子了?”

顾安西玩着手机,凉凉地说:“唐女士21岁时已经完成了二胎。”

顾明珠抿紧了唇,不说话了。

顾安西继续玩着手机,一直到烤羊排过来,她放下了手机看着烤得金黄的羊排,眼睛都放光,当然除了羊排还有其他的,这个店的东西很不错,上次他们几个就一起聚过,但那是一年前的事情了,也是在那阵子她第一次见到了唐媛。

顾安西一边啃肉,一边忆起了往事,看着顾明珠的目光有些深。

她忽然想,如果她不来北城,唐媛是不是就不会去世得那么快,可能还是那个名动北城的顾太太吧,说起来,她这个天降魔丸的名号还真的不是假的,至少对于唐媛来说是的。

坐在她对面的顾明珠就望着她,一直没有吃。

她还是嫌弃。

顾长情和薄熙尘说了一会儿话,把目光收了回来:“怎么不吃?”

顾明珠哦了一声,拿起一串,咬了一口后就放不下来了。

在她吃完了几根以后,顾安西嘲笑:“嘴上说不要,身体很诚实,说的就是你吧。”

顾明珠委委屈屈的,在顾长情面前不敢反驳。

顾安西觉得她有些抖m,她又想如果当初顾长情管一管她,而不是唐媛一个人决定她的一切的话,顾明珠也不会长成这样,实在是太一言难尽了。

她嫌弃顾明珠,就像顾明珠嫌弃羊排一样,一点也不掩饰。

顾明珠一连吃了好几块,满足得鼻子都冒泡,但是又死不承认,顾安西就只是嘲笑她,还是不大理她。

等到消灭光食物,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。

该各回各家了。

顾安西看着顾明珠,顾明珠本能地往顾长情身边挪了挪,可是她又怕,怕顾长情不管她不要她……毕竟他们是一点儿血缘关系也没有的。

出乎意料的,顾长情淡声开口:“去我那里吧,以后和我一起住。”

顾明珠呆住了。

顾长情不再解释,起身朝着店门口走,顾明珠连忙起身跟上,狼狈地跟上去。

顾安西撑着下巴看着,然后就对着薄熙尘笑笑:“你可不许和闵辛说她和顾长情走了,我钱还没有收。”

薄小叔蛮无语的。

那边,顾长情上了车,顾明珠连忙坐在他身边,小心地把安全带系好,犹豫了半天还是叫了一声:“哥。”

顾长情侧头,沉默地看了她好久,才开口:“是爸的意思。”

顾明珠呆住了。

眼里,又是一泡猫尿。

良久,她垂下了头,轻声问他:“他还管我吗?”

顾长情点了支烟,靠在椅背上缓缓地抽,抽了半支烟才沙哑地开口:“他需要时间,每个人都需要时间。”

后来他就不说什么了,发动车子朝着自己的别墅开,顾明珠坐着,头有些晕,又大概是长长久久没有睡好又大醉一场,这时就放松下来,在车上睡着了。

等她醒来,车已经停了,睁开眼,就见着顾长情深遂的目光落在她的面上。

她咬了下唇,不安地问:“丁宁姐和你住一起吗,会不会打扰到你们?”

顾长情的手本来落在车门把上,准备下车时,听了她的话不由得叹息:“你确实不如安西那崽子精明,她一看就知道我和丁宁分手了。”

就这么傻,以前怎么一天到晚还要和安西对着干的,而且由此可见,闵辛的基因也未必比他爸的厉害啊……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