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8章 生死一线,手术2(1 / 1)

但是难堪归难堪,她却不愿意退让,在王竞尧这样危险的时刻,她宁可得罪老先生老太太也要守在他身边,她要他醒时第一个看见的是自己,这一点特别地重要。

所以,江朝歌心一狠,淡淡地笑了:“公务上的事情,老太太还是不要管了吧,王先生的生命比任何事情都重要。”

她挥了一下手,那十几个就蜂拥而上,准备强行让她进去。

老太太气得全身都在发抖,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这里面的是我儿子。”

小助理看着老太太是拦不住了,立即就拿了手机想打电话,但是手机一下子就被打在地上……

老先生要拼命。

江朝歌微笑,客客气气地上前,“老先生和老太太年纪大了,还是请两位老人到一旁去坐坐,等事情结束以后我再向两位老们道歉。”

老太太虽然处于劣势,但是气势不减,冷笑:“江博士,看不出来你出去一趟,行事风格却是这样霸道了。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,今天我就扔下一句话吧,想进王家大门,你得从我们老俩口的身上踩过去,不然,就算竞尧和你有些不清不楚的,你也总归是见不得人的外室而已。”

江朝歌的脸,被狂甩几下,十分难堪。

但是她深信,她熬得过去,老先生老太太年纪也大了,就是再怎么样反对,等她进去王竞尧又因为她参与手术完好无损,到时,又不同了。

她忍了忍,没有怼上去,就要打开门进去。

千钧一发。

一阵脚步声响起,接着就是闵辛的声音:“小江啊,什么时候这么暴躁了?”

江朝歌眉头一皱,心都颤抖了。

竟然是闵辛,他来做什么?

他不是被王竞尧给排挤了么,不是两个人关系不好么,他不是最希望王竞尧死么,这个时候,他来做什么?

不管她怎么样,闵辛就是来了,还是笑眯眯的。

当然,他身后有王元,带了几百人,轻易就把那几个人制服了,扔到一旁,他又客客气气地给王家二老请安,这才掉过头对着江朝歌说:“小江啊,我知道你年纪不小了,恨嫁,昨晚看着林桦小姐得到幸福了,心里不是滋味,但是你再怎么想嫁,也不能乱来强来啊,这种吃相可不好看,说起来你还是一个博士,怎么能这样不文明呢,这不是仗着王先生病重了就强迫吗,不过你也想想,人一病人你图他什么啊,现在又不能跟你领证,又不能写遗嘱给你,听说一半家产已经到了小顾总腰包里,那才是真爱真妹子啊,瞧你忙里忙外的半天,人就陪你欣赏一场音乐会,把你高兴的样子……淡定些淡定些。”

一席话,把江朝歌气死。

这话,比老太太那话杀伤力强多了,又是从闵辛这样有权有势的人嘴里说出来,她简直就成了一个笑话了。

江朝歌嘴角抿紧:“我也是照着江先生的意思做的,并不带着私人感情。”

‘哦?’闵辛笑笑,不太在意地说:“是哪个小江啊?如果你说的是林远的同事,那我告诉你,我已经把他给降了,本来就是外面的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又把他弄到北城来碍眼的。”

江朝歌脸色发白:“闵先生,您何必如此。”

闵辛不是最想坐王竞尧的位置吗?

现在,他为什么要出头?

闵辛像是知道她的心思,淡淡地笑了一下:“江博士出国一趟,时局已经不同了,心境自然也不同了,我现在巴不得里面的长命百岁。”

江朝歌怀疑地看着他,是不信的。

她不信,有人接近了成功,就差一步,会不渴望。

而闵辛筹谋了几十年,不惜牺牲了周预,这个时候又怎么会放弃?

闵辛知道她不信,也不要她相信,他要做的就是保顾安西手术时不被这个女人打扰。

他欠顾安西人情,欠了很大。

周预被抓,周预怀着孩子,是顾安西用自己换了周预,这个天大的人情不是一次能还完的,这一辈子都还不完,所以他还是要给王竞尧当牛做马,给顾安西鞍前马后,想想,也是心酸,再说周预那里她还是不原谅他,他在周家的待遇还是孩子未来的爸爸,还是睡沙发,还不许天天睡那里,一周只能去看周预两次。

闵辛是有火气的,这会儿的火气全都出在了江朝歌身上,火气有多大,话就有多难听,王老要是因为这个女人乱折腾弄死了,他怎么办?

闵辛一番话下来,老太太点头,赞许:“小闵,你说得不错。”

“能得到老太太的夸奖,我的荣幸啊。”闵辛讨好又巴结地说,要知道老太太在周预那里是有话语权的,因为周预这事儿,老太太这些年但凡遇见他都没有一个好脸色。

老太太又点头,多看了他一眼。

那一眼下去,闵辛就像是吃了人参果一样兴奋……他搓了下手,问一旁的小助理,“里面怎么样了?”

小助理看着他们你来我往的,呆了半天,这会儿才彻底地回神,哦了一声:“我进去看看。”

她消了毒,进了手术室,询问了一会儿以后又出来报告情况;“王先生的病情严重,如果常规手段的话后期可能就只能吃一点点东西,对日后的生活很不利,但是小顾医生用了薄医生的实验项目,在对王先生的胃进行复合材料的修补,手术成功了以后,王先生休养一周就能和以前一样了。”

小助理的声音明显就兴奋起来——

谁最棒?

小顾医生。

谁胆子最大?

小顾医生!

里面,郝主任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。

听了小助理的话,老太太十分安慰:“我就知道那孩子有本事,不会让我失望的。”

闵辛也赞不绝口:“是的,安西那丫头平时虽然嘴巴损了一些,但是真刀真枪真上场的话,那是从来不含糊的。”

又马屁十足地对着老太太拍:“还是老太太有眼光啊,这个丫头没有白认,多了这个孩子,也是老王的福气。”

其实老太太心里得意得不得了,这时心也放下来,又被这样地吹了一通,受用得不行,不过嘴上还是谦虚了几下:‘什么福气啊,闵辛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两个孩子现在掐架得不行,这会儿一个医生一个病人的才和和气气的,等竞尧醒了,那又是另一副样子了。’

闵辛就笑笑。

这时,他手机响了,拿出来一看,竟然是薄熙尘的。

他伸手接起,听了几句脸色就变了。

老太太看着他,不由得就问:“什么事?熙尘说什么?”

闵辛把电话挂了,咽了一下口水才说:“实验……手术……还没有拿证……只用在过兔子身上,熙尘说让她记录数据,回头要备案去拿专利和取证。”

他眯的,这big胆!

还有,熙尘为什么这样淡定,风格和那小混蛋简直是一模一样,明明知道了,还风轻云淡得不得了……真的是……被带坏了……

老太太一听,也傻了。

这下子,是怎么也夸不出来了。

不过手心手背都是肉,安西这样冒险……也是为了她哥哥嘛,没有什么不好的,对吧,没有不好的。

闵辛也是日了狗了,抛了个眼神给王元——

知道怎么做了吧?

王元精神一振。是他表现的机会来了……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