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4章 周云琛,互相取暖(1 / 1)

周云琛有些压抑,他知道了又怎么样,说那么多又能怎么样?

面前的老人已经什么也不知道了,就算是知道他也不在乎自己也不在乎佳人,他们只是他不要和利用的。

他从来,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过。

他就在老人身边,隔得这么近,但是一切都没有意义了。周云琛极淡地笑了一下:“你现在这样,后悔吗?不过,你怕是连后悔都不知道是什么了吧?”

老人的目光一直落在桌上的纸上的,这时抬眼,目光僵直,没有了以往的神采。

周云琛低了头,附在他耳边:“你能听见吗?”

老人茫然,一会儿点头,一会儿摇头。

周云琛微微合了眼,再次睁开时满是苦涩……他还想说什么,贺夫人从外面过来了,手中端着一杯茶,客气地招呼年轻客人。

但是年轻的客人拒绝了,贺夫人无奈,只能送人出去。

等回头时,却发现书桌上多了一张支票,面额很大很大,能一生无忧的那种,她立即拿着支票追出去,可是那人的车子已经开远。

贺夫人静静地站在那里,沉默了良久,她又掉头看着丈夫……

她有很多的问号,可是无人能给她解答,而她,也不想再知道了。

*

周云琛开着车出了别墅,前面是一条私道,车子很少,在转弯的那里他看见顾安西的车停在那儿,他缓缓把车停下,打开车门。

走过去,伸手敲了一下车窗。

车窗滑下,正是顾安西。

顾安西下车,目光落在远处,又收了回来:“去看过了?”

周云琛掏出一支烟点着,长长地抽了一口才问:‘你什么时候知道的?’

“你问他的身份还是你和宋佳人和他的关系?”

周云琛没有回答她,只是静静凝视,顾安西还是老实地招了:“之前只是知道他的身份,你和宋佳人的事情是后来才知道的。”

周云琛吐着烟圈,睨着她。

顾安西嘿嘿两声,上前勾住他的肩:“怎么,坐那位置上舍不得挪下来了,上瘾了?”

“呸。”周云琛冷笑,“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么?”

顾安西笑了一下:“那也不一定哦。”

周云琛懒得理会她,一手揽着她的肩一起靠在车身上,把一支烟给抽完,随后看看她:“明天我去公司上班。”

“太好了。”顾安西拍拍他的肩,笑眯眯的:‘你能想得开最好。’

周云琛叉着腰,冷笑:“能不努力一些吗,不然在北城喝西北风到时咱们应得回青城那多丢脸,当初可是风风光光地来的。”

顾安西就笑。

此时,夕阳西下,打在小路上,他们也没有立即走的打算,一起靠在车身上,两手枕在脑后就像是小时候一样,那时顾安西还是一个小不点,经常跟在周云琛身后,当然,后来她喜欢上秦思远那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
静静地一起呆了一会儿,这种感觉别人不能给。

亲密如薄小叔也不能,成了妻子的沈从文不能,还有认回来的宋佳人也不能,他们是自小一起长大的,一个爸爸教出来的……彼此那么了解对方。

许久许久以后,周云琛侧头:“朵朵回来,你还是我妹妹,不要吃醋啊。”

“呸!”顾安西手肘顶他一下:“我是那样的人么?”

她故意嫌弃的样子:“我也没有多喜欢你。”

周云琛就笑,在这笑里他释然了……

或许两个彼此了解的人在一起,是疗伤吧,一个是师父,一个是……那样的关系,这样的情状都不想被旁人看见而已。

周云琛揉揉她的头发:“行了,我要去接老婆下班了,你要不要接薄教授下班?”

顾安西皱了眉:“我现在已经是云熙医院的笑话了,说我比男人还要勤快。”

“也没有什么不好。”周云琛轻咳一声:“主要是你太闲了,如果不那么闲的话我估计就没有这时间了,要不,要个孩子吧?”

小奶精看着他的表情一言难尽,周云琛摸摸她的头鼓励:“你和薄教授要加油。”

顾安西终于炸毛了。

周云琛的心情特别好,留下顾安西有些郁闷了,坐在车里好半天就是想不明白,他们在一起也快一年了啊,最近其实也是顺其自然的,为什么还没有一个孩子呢?

她百思不得其解。

过了一会儿,她才发动车子开到云熙医院,薄熙尘的助理看见她过来微笑着说:“顾医生又来接薄教授下班啦?薄教授还在手术,可能要七点才能结束。”

顾安西点头,总觉得小助理的话有些奇怪。

她一个人坐在薄小叔的办公室里打了一会儿电话就觉得有些无聊,于是去楼上看薄锦姑姑,但是过去才知道今天下午提前出院了,她有些失落。

再进电梯往下时,意外地撞见了唐媛的主治医生,既然遇见了她还是问了几句:“唐女士的身体怎么样?”

李主任特别地喜欢顾安西,挺热情的,不过说起唐媛的病时声音就有些压低了:“不大好,这两天总是不干净。加上病人心情不好,可能……确实是熬不了多久了。”

顾安西看着数字键,沉默了一会儿才又问:“顾明珠呢?有没有陪着?”

李主任叹息一声:“陪着是陪着,不过小姑娘不是很贴心,唐女士总是被气哭,哎,这么不懂事的小姑娘以后一个人,不定会怎么样了。”

这时电梯开了,李主任走出去,又打了个招呼。

顾安西想了想,还是到了顶层的vip病房,她没有立即进去而是站在门口隔着一层玻璃看着里面。

病房里只有唐媛一个人,靠在病床的床头,黯然落泪。大概是身体又承受着苦楚,她的面色很不好,整个人比上一次看又清瘦了许多许多……

顾安西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,她其实是应该进去看看的,但是她见着这样的唐媛竟然不知道见了面能说什么。

安慰还是别的?

她的记忆里,是那个名动北城的女人,而面前这个女人完全不似当初的样子……她静静地看,过了不知道多久,唐媛忽然朝着这边看了过来。

四目对上,一阵静默。

大约十秒过后,顾安西转身朝着电梯的方向走,而病房里的唐媛立即扶着床头起来,挣扎着朝着门口走。

好不容易到了门口,她嘶哑着叫了顾安西一声:“安西。”

顾安西已经到了电梯口,其实电梯已经到这一层了,听见声音后她身体震了一下,但还是回了头……

她想,她连沈晚晴都愿意帮了,一个唐媛就当是认识的人吧,说几句话而已,再说这个人不久于人世了。

她又慢慢地走了回去,淡声开口:“听李主任说你……不太舒服,我过来看看。”

说完,目光落在唐媛的手背上,那里有着血渍,大概是因为本来挂着点滴硬生生地扯下来所致,血一滴一滴地落下,让本来就枯瘦的手看着怵目惊心。

顾安西吐出一口气:“我帮你把伤口包扎一下。”

唐媛呆呆地看着她。

一直到了病房里,她躺下,顾安西拿了绷带和药帮她处理伤口,手法特别地专业,又帮她把点滴挂上。

唐媛一直看着她,声音轻轻的:“我知道你恨我。”

“不恨。”顾安西处理完了,淡声说:“生病了就好好保养,生气对病情没有好处。”

唐媛喃喃地开口:“我没有生气,我只是……怕,我怕我走了以后明珠没有人过问,我怕最后她一个人走了弯路,像我一样没有好下场。”

她又用枯瘦的手指捉住顾安西,“安西,我求求你,你那么优秀有本事又认识那么多人,如果明珠能跟着你,那一定会有一个好的前途。”

“跟着我?”顾安西冷笑:“当小叔的三儿吗?”

唐媛的面上有着迷茫:‘怎么会?她并不喜欢熙尘。’

顾安西很直白地说:‘有时恨意可以毁掉一个人,恨意可以让一个人做出不理智的事情,相同的,还有贪婪。’

唐媛呆住,良久她小声说:“如果明珠做错了什么,你原谅她好不好,你可以好好教她的,你是姐姐教她一些什么事情也是可以的。”

顾安西不太留情面地说:“对不起唐女士,我没有这个义务,不过你放心她就是祸害谁的男人也祸害不到我家,我已经让她写了保证书。”

唐媛就更呆了,好一会儿没有缓上气来。

她总以为,顾安西会心软,但是并没有。

顾安西手抄在衣袋里,退后两步:“我不过是来看看,没有别的意思,也不会对你落井下石,但同时也不会按你的想法照顾顾明珠,我说了没有这个义务就是没有这个义务,她是成年人了,要是做错了什么必须自己承担。”

她说完,直接就走向门口。

唐媛在她身后嘶哑着声音:“你还是恨我的,所以你不愿意帮明珠。”

顾安西顿住步子,但是没有回头,只轻声说:“你觉得怎么样就怎么样吧!”

就像是她说的那样,不恨但也不会原谅,包括顾远山,她也是一样,错了就是错了,抛弃了就抛弃了——

这世上没有后悔药,更加没有如果,不爱她的人她一个眼神也不会给,问心无愧便是。

她直接离开了,唐媛又一个人在那里哭泣,哭得挺伤心的。

良久良久,一只手掌推开门,她抬眼一看,有些呆住了。

竟然是他!

男人走进来,把门关上,静静地看她。

她也是,看着男人。

良久,她才哑声开口:“你也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吗?”

她的手指轻轻地抚上自己的脸,轻轻地笑了一下:“你看,这张脸,有多苍老?再不复当初的模样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