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1章 顾明珠,救你的是安西!3200字(1 / 1)

闵辛的面上有些一言难尽。

王老哥哥就立即明白了,爽朗地笑,“我倒是明白了,不外乎就是因为你和周预在一起,说起来这小混蛋对你算是不错的了,要是存心捣蛋的话,一准就跟着你。”

闵辛的表情有些那啥,半响想了想才认真地取经:“你说周预……还不大理我,我还有没有希望?”

老哥哥就望着他,随后笑了笑:“希望当然是有的啊,不过……不对啊,闵老弟你不是已经成天价地住在了周预那里吗,怎么,现在还睡沙发啊?”

闵辛没有吱声。

老哥哥眼一瞪,作出不可思议的模样来:“不会吧,这么久了,感动的事儿也没有少做,端茶递水洗脚的伏低作小更是常态,这样都没有感动人家?……闵老弟啊,那一定是你伤得人家太深了嘛。”

闵辛不出声。

心里那是日了狗了。

半天他才慢吞吞地说:“我是真心想和你请教来着。”

老哥哥抽出两支烟,递了一根给闵辛,一边就说:“别,我自己还是一个光棍,要是有真经给你哪里还能现在还单着。”

闵辛被他嘲笑了半天,这时终于忍不住反击,嘲弄一下老哥哥,“谁让你要求太高呢,要是当时将就着一个江朝歌,现在也不会这么惨。”

王竞尧拍他的肩,无声一笑:“我是那样将就的人吗?”

他什么都有,更不会缺少女人,何苦为了婚姻而将就和一个女人生活在一起?

闵辛无话可说。

两人一起下楼,干脆就坐了一部车,正好一起吞云吐雾顺便地聊个天。

北城安然,一切都放松下来,又是两个老男人,自然是什么话都能说得出口的,同车的还有王景川,听得那个很不好意思,坐在前面假装没有听见。

车子开到酒店,人来得差不多了,此时见着两个大人物过来自然是一片掌声,周云琛身为王竞尧的心腹,更是亲自上前为上司打开车门,老哥哥下车时拍拍他的肩表示赞赏,闵辛下车时,看看周云琛。

他心中还是百感交集的,要知道他爬上今天的位置那是花了十数年,而且付出很大的代价,而面前的年轻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达到了。

都是苦出身,周云琛还是顾云天捡来的,相差怎么就这么大!!!

闵辛向来自持甚高,不大嫉妒旁人的,这时心中都是酸酸的,而周云琛即便是感觉到了这份酸意还是十分得体地微笑:“闵先生。”

闵辛淡笑:“辛苦了。”

大家体面人,体面人,面上还是要过去的。

这时,老哥哥掉头:“安西那小崽子来了没有?”

周云琛含笑作答:“还没有到,电话已经打了,估计一会儿就来。”

老哥哥佯装生气:“看看我这个混蛋妹子,闵辛啊,也只有她敢比我来得还要迟,熙尘一个大好青年生生就被她带坏了。”

闵辛这时一个激灵,忽然想起,自己虽然失意但是好歹有妻有娃,虽然都是前妻前娃,但比王竞尧好上太多了,明明喜欢人家小姑娘,还得装得十分大度的模样祝福来着,时时地见面看着人家恩爱的模样,心里不知道酸成什么样子呢?

这么地同行衬托之下,竟然就觉得自己还挺成功!

心里一舒服,说的话就中听起来:“是啊,熙尘最近是改变不少,也活力不少,以前过于沉稳了,缺少年轻人的朝气,现在正正好。”

王老哥哥看他一眼,知道他在笑话自己。

呵呵,他和闵辛斗了这许多年,他可是比周预还要了解他。

老哥哥笑眯眯的:“是啊,你说得对,就得和年轻人在一起啊!闵辛你越是说就越是让我觉得找太太得找个年轻一些的,就比如像明珠那样的就很好嘛,又有才华又挺乖……”

正说着,眼一瞄就见着了唐媛母女,于是压低了声音给了闵辛一丢丢的面子:“看,你大女儿来了,还有前女友。”

闵辛;……

半响,他才闷闷地说:“以前的事情能不能不要再提了,我现在是想好好地补偿周预的。”

至于顾明珠,一直在顾家长得挺好的,他也不会内疚什么的。

也实在是,对那个孩子喜欢不起来。

老哥哥笑笑,算是同意了。

……

顾明珠远远地就看着闵辛这里,犹豫了半天才走过来。

闵辛有些头疼,假装抚着额头,巴不得装看不见。

顾明珠可是他第一号的黑历史,也不知道是谁请这母女来的。

王老哥哥心中笑开了花,笑眯眯地看着顾明珠:“这几天老太太还念着你,说是你没事了也不去看看她。”

经此一事,顾明珠已经不那么地自作多情了,知道这是客气话,于是只是乖乖巧巧地回答:“那我明天就去看望她。”

虽然这样说,但还是不会去的,老先生老太太都住在顾安西的娘家,她怎么能去?

王老哥哥不在意,又看向闵辛:“闵老弟你怎么这番情态呢,好不容易团聚了也好歹说上几句话。”

他这样说,顾明珠心中有些感动,眼里更是浮着泪花。

她小小声地开口:“闵叔叔,我知道是因为你顾安西才会帮我的,我……不求别的,只是谢谢你。”

她始终相信,顾安西在最后那一瞬间的选择是因为闵辛,是因为她是闵辛的女儿,如果她有事儿,顾安西无法和闵辛交待。

除了这个事实,她不相信别的,更不相信顾安西会有那么好心。

她这样说,王竞尧和闵辛都是意外的。

闵辛还好,王老哥哥觉得这小姑娘是不是脑门子被夹过了?这么不懂事理?

安西那小崽子是不大喜欢她,也确实是顺手救了她,但是这和闵辛有什么关系,闵辛根本不在乎好不好?她是不是把闵辛想得太好了?

呵呵呵,王老哥哥冷笑,就看着闵老弟如何作答了。

闵辛的目光平静,他想了一会儿才开口,声音也是平静,平静得近乎残忍。

“事情发生后,我没有想起你过,整个北城都可以为了东部的人赌上,何况一个你。”闵辛淡声说:“安西救你那是她自己的决定,和我真的没有关系。”

让他有私心的,不过就是周预一人,而已。

顾明珠满怀着希望而来,这一次倒不是图什么,只是图一些亲情而已,但是现在现实又挺无情的,她深受打击,呆呆地站在那里。

她没有办法去接受顾安西救她的事实,没有办法去想那不是闵辛的意思,完全是顾安西可怜她。

她不要顾安西可怜,她从来不比顾安西差,她不需要她!

可是现在,闵辛说得很直白,就差说他不管她的死活了!

她的脸色很差,半响都没有回神,王老哥哥总算是有些怜香惜玉的,看了闵辛一眼,责备:“看看,当年你只顾自己开心时,怎么不想想今日,好歹你生的,说几句好听的谎话又怎么了?”

说着,挺好心地拍拍顾明珠:‘好了好了,他不愿意说好话哄你,我来吧。’

顾明珠又不傻,退后了一步,伸手揉了揉眼睛。

再抬眼时,盯着闵辛:“以后,我不会自作多情了。”

又看着王竞尧,“你也不安好心。”说完,扭头跑了,大概找个地方哭了。

闵辛绷着下巴,看着她离开的方向。

老哥哥则是摸摸下巴,一脸的无辜:“我安慰她还有错了?我难得安慰人的。”

说着,又看看闵辛有些不怀好意地说:“好了好了,小姑娘都被你气跑了,事情就了了,以后也不会缠着你破坏你家庭幸福了。小姑娘嘛,伤心了过后就好了。”

闵辛没有出声。

王老哥哥点头:“看来,周预怀孕以后,你是想好好做个人了。”

拍拍闵辛,笑了一下。

就这时,顾安西过来了,才下车就被王老哥哥拖走:“看看来得这样迟,一会儿就得罚酒三杯。在场的人哪个不比你大,就数你派头最大。”

他拖着她走,闵辛倒是等了等薄熙尘,两人走在后面,闵辛忍不住倒了苦水:“也只有安西才能治一治老王了。”

薄熙尘淡笑:“又怎么了?”

刚才的事情,闵辛是不大好说的,就这时,王元凑过来小声说:“王先生总能把闵先生气得跳脚。”

薄熙尘笑笑,知道总不过就是周预那点儿事。

走了几步,闵辛忽然问:“我看着林老过来了,你父母倒是没有过来。”

薄熙尘的步子顿住了,嗓音略有些低哑:“父亲心情总是有些压抑,大概得好一阵子才好,母亲陪着他。”

闵辛点头:“薄先生是个至情至性之人,倒是薄情没有这个福气。”

他出身寒微,不知道有多么地羡慕旁人有兄弟姐妹有父母依靠,薄情虽然是私生子,但是一直得人照顾,长大后又是薄家二叔,小辈旁支对他客客气气的,太想不开了。

这时,他倒是忘了他和薄情曾经是臭味相投,莫逆之交了。

闵辛叹息着,薄熙尘倒是微笑:“父亲只是珍惜身边人罢了。”

闵辛一时想起了顾明珠,心中略有些酸涩,双目四下里一看,倒是看见了顾明珠从暗处出来,和唐媛一起。

母女二人形单影只,不似从前光鲜……

唐媛看着闵辛时,没有出声,匆匆而过。

顾明珠的眼,有些微红,看来是哭过了,见着薄熙尘时叫了一声熙尘哥。

薄熙尘点头,很温和地说了几句话,顾明珠的眼睛又红了。

她和唐媛搬出顾家,受了不少冷眼,她妈妈就算是认识一些人,就算她们过得还行,但是总没有以前的风光了,特别是她被抓走,根本……现在薄熙尘两句淡声问候也能让她百感交集。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