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5章 骗人,也是一门艺术(1 / 1)

周云琛坐在床边,静静地看着睡着的宋佳人。

她的眉眼,其实和小时候还是很像的,只不过是后来的那些年,他不以为还能找到她,见过宋佳人以后也没有往那处想,所以,错过了。

如果早知道是她,就不会让她跟着薄情。

周云琛的眼里有丝痛苦,有种往事被惊动之感。

“朵朵。”他喃喃地开口:“长这么大了。”

手指轻轻地碰着她的脸,细细白白的,和小时候一样。

小时候的她,就很细很白,整个人都纤细得很,一方面是骨相薄,另一方面就是没有吃的。

他们兄妹在街头,流落了两三年,一直到他失去她。

周云琛说不上来,如果回到过去自己会怎么选择,事实上他也没有办法选择,那时他发烧要是再不去医院,可能就没有了,朵朵还是会一个人。

他心中有些难过,轻叹息一声。

就这时,沈从文来了,过来在他身边坐下,“怎么还不去睡?”

周云琛目光还是落在宋佳人的面上,半响才沙哑着声音:‘想再看看她。’

沈从文知道他这些天也很累了,伸手抚触他的额头,“以后她就跟着我们生活了,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,妹妹在这里又不会跑掉。”

周云琛抬眼,笑了笑后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:“也是,以后她就只能和我在一起了,我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。”

说完,熄了灯和媳妇儿一起回主卧室,才进浴室就发现洗澡水已经放好了,周云琛探头:“还是有媳妇儿的日子好啊。”

沈从文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手边拿着零食在吃,周云琛看了看,没有说什么。

等他洗完了澡,穿了一袭白色浴衣一手拿着毛巾擦着湿发过来她身边坐下,拿了个东西吃了才说:“以前也不见你吃零食的。”

他长她两岁,但是因为上学晚所以留学时同级,那会儿也不见她吃过什么零食,不过那会儿是男人也不奇怪。

周云琛心中想着就有些柔软,把她拉怀里坐着,大掌温柔地碰了碰她的肚子:“小家伙乖不乖?”

沈从文看着电视,又看他一眼:“孩子还小啊,才这么一点大。”

周云琛就温温柔柔地笑,抱着她自己则是闭目养神,一会儿才说:“你刚才不是说困了吗?”

她没有吱声。

周云琛就笑,“忙几天了。”

捏捏她的脸:“明天再说。”

沈从文有些那啥:“你是不是想多了?”

周云琛老老实实地开口:“这阵子我自觉是冷落夫人了。”

“不需要内疚。”她用力地捏他的脸:“不要给你自己的不要脸找借口。”

他低低沉沉地笑,随手把她抱过去让她睡觉,自己则是把沙发上整理干净,十足好男人……

这晚,周云琛睡得挺晚,大概是夜里三点多才睡着,中间还起来到外面抽了几支烟。

次日他休息半天,起得有些迟……

*

宋佳人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八点半了。

八点半,师兄大概已经变成灰烬一捧。

她呆呆地坐了好半天,然后掀开被子起来,火速地找到主卧室要找周云琛理论,她可以肯定昨晚她中招了,一定是服用了安眠药才会这样。

可是门才推开,里面就丢了个枕头出来:“等一会儿。”

宋佳人愣了一下,随后火大地把门用力关上,自己气呼呼地下楼。

看来,她真的是多想了,她亲爱的哥哥过得真不错!!!

卧室里,许久,沈从文吐出一句话来:“我怎么觉得家里多了一个小朋友。”

周云琛十分不满,又要闹她,她止住了:‘好了别闹了,佳人大概快气死了,你好歹也理解一下她的心情,她喜欢了薄情这么些年,你让她一下子放下是不可能的。’

周云琛起身,一边利落地整理自己一边说:“你不许对她太好了,听见没有?”

沈从文十分好笑,也起身整理了一下和周云琛一起下楼。

于是,宋佳人在一楼的沙发上就见着两个很帅的‘男人’一起下来……毫不违和,她心里骂周云琛变一态,一边就盯着他们,心中是有些小嫉妒的。

周云琛则是有些小小得意,刚才撞破一些事情,她总算是能正常她嫂子是货真价实的女人这一事实了,挺好。

沈从文一派轻松,一大清早的换了件白衬衫和长裤,坐到沙发上,周云琛则是摸摸鼻子:‘我去做早餐。’

一边说,一边就摸出一支烟来,明显就是想去厨房里过瘾。

宋佳人想叫他,找他理论的,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说话。

等到厨房的门关上后,她才看向沈从文,沈从文此时正在翻杂志,晨光照在她身上,泛起一片柔光,看着就是无限美好的样子。

宋佳人的声音低低的:“是不是昨晚的那杯水有问题?”

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应该理直气壮的质问她,可是话到嘴边却是软弱无力。

相对于和沈从文对话,宋佳人更愿意和顾安西大吵一架。

沈从文合上杂志,淡笑:“放了两颗安眠药。”

她如此坦白,宋佳人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是盯着她。

沈从文垂眸,声音轻轻的:“你一个未嫁的姑娘,在薄家亲族面前闹太大不好看,再者……薄情先生也未必希望你那样。”

“不用你管。”宋佳人有些气恼。

但是她心中其实是知道的,师兄从来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过,现在人已经不在了,她……

宋佳人没有说要走,也没有闹着要去见薄情最后一面了,似乎就是这样地留了下来,也默认了彼此的身份,就是挺粘沈从文的,也很听沈从文的话,不大看周云琛这个当哥哥的顺眼。

这事儿,被顾安西知道了,笑得不行:“你也太没有用了吧,好歹也是长得不错,怎么就不如老婆了呢?”

周云琛坐在自己办公桌后面抽烟,徐徐地吐着烟圈,“无所谓啊,她听从文的话也挺好的。”

顾安西侧坐他办公桌上,也笑笑。

笑世事无常。

宋佳人,一个她曾经咬牙切齿的人,竟然是云琛的妹妹。

凤兮那笔账,只能风眠和她算了,算起来,周云朵也算是她和爸爸弄丢的。

顾安西回去后,去了一趟父母家中,王可如也是许久未好好见她,疼得不得了,顾云天身体好了些,竟然还下厨做了几个拿手的小菜。

一家人一起吃饭,顾安西说起了宋佳人的事儿,顾云天沉默半响,才轻声开口:“找回来就好。不听话的话慢慢教就好了。”

说着,竟然还打趣了太太:“你妈妈也爱玩儿,也不听话,看,我不是教得挺好。”

王可如顿时就……

顾安西和楚颜对视一眼,闷笑。

后来,两只小的一起躺到天台上,偷偷地拿了啤酒喝,一边欣赏欣赏月色。

顾安西半躺着,手撑在脑后,轻声笑笑:“现在好像是回到了青城那会儿,咱们给王沁出了气以后,小李不是办了个宴会么?”

楚颜也笑:“怎么不记得,小李就和得了个宝贝一样,不过也确实是得了个宝贝。”

两人又笑。

现在,王沁可是北城的小神仙,这一次北城能平平安安的,还多亏了她几次说话,她的开光小嘴也争气,乱说说也有七八成的真,加上顾远山给她背书,现在在北城还是挺有名望的,后来干脆王沁就加入了顾家,占卜那个破担子顾安西直接扔给她了。

王沁和她闹了挺久,说什么她是学艺术的。

当时,小奶精眨了眨眼,说出一句很不要脸的话来:“骗人,也是一门艺术啊!”

顾安西说给楚颜听,楚颜笑得不行,“真有你的,王沁肯定懵了好半天吧,她本来就是小傻子,你还这样忽悠她。”

顾安西感叹:“傻人有傻福啊,不像我,成天喊打叫杀的,哪像她小神仙只要动动嘴巴就行。”

(六点半再看~~)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