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6章 我怀孕了!你看着办!(1 / 1)

楚长河静静地看着小女儿,许久才哑声开口:“有空的话,回家去看看吧。”

他又犹豫了一下:“你妈妈总是会想你。”

这话,楚颜是不大信的。

事到如今,怎么会想,不恨就不错了吧?

她垂着眸子,轻轻地笑了笑,然后继续做事。

楚长河见她一直没有吃饭,轻声说:“那我先走了,你好好吃饭别饿着。”

楚颜目光落在屏幕上,只是轻点了下头。

楚长河离开时,有些惆怅,心里特别地不是滋味,可是又没有办法改变,只能慢慢地走出去。

出去后他长长吐出一口气,看着天际的一丝白,又想起以往的种种心中苦涩到不行。

这边,楚颜没有吃饭,继续工作。

只不过是眼睛被一层雾气蒙住了……

*

顾安西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清早,她睁开眼就见着熟悉又陌生的场景。

那是她在暗黑那大半年时间住的房间,从窗户往外看,是一片青竹。

她缓缓坐起来,感觉了一下,全身有些软,想来是薄情的手笔。

薄情坐在一座精致的桌前,身上是黑色的袍子显得身姿十分挺拔清隽,此时他正喝着茶,见她醒了,目光淡然地望了过来。

顾安西也不急着下来,身子倚在床头,“该说一声好久不见?”

薄情也不说话,仍是静静地喝着茶,许久才哑声开口:“还是那么淘气,知道怎么激怒我,可是你该知道这对于你来说没有好处。”

顾安西嘴角微微浮出一抹淡笑,跳下来坐到他身边,拿了个杯子倒了点茶水喝,很有一种主人的姿态,她做这样的事情时,薄情就静静地看她。

顾安西侧目,微微一笑:“怎么了?”

薄情微笑:“你怎么不怕?”

“怕什么?”顾安西轻轻地笑了一下:“大不了给师父你当小老婆!哦对了,我忘了告诉你,我怀孕了,你要是再放我和那些老虎什么的厮杀,你现成的儿子可能就没了。”

薄情眯眼。

片刻过后,他冷凝着问:“你怀孕了?”

说话的同时,一手握住她的手腕。

顾安西没有挣扎,安安静静的。

只一会儿,薄情面如死灰。

她的脉相显示,是怀孕了。

而且这个孩子很强健!

有孩子了,薄情的脑海里就有了画面……那种他不愿意去承认的画面,即使早知道她和熙尘是夫妻,早知道他们住一起。

薄情缓缓站了起来,一直走到窗边,他背对着她,背影总是有些惨淡的意思。

良久,他才哑声开口:“生下来吧!”

顾安西小口的喝着茶,一手撑着下巴,“饿了。”

薄情猛地转身,静静地看她:“你不担心熙尘吗?不担心整个北城吗?”

顾安西笑了一下,反问:“担心有用吗?”

然后,又说了一声:“饿了。”

薄情轻轻地抬了一下手,门外守着的黑衣人无声息地退下,一会儿就端着食盘过来,轻手轻脚地放下。

等人退下去,顾安西开始用餐,心很大的样子:“这里的菜式没有以前好了。”

薄情面无波澜:“以前厨子被一颗弹投下来,人没了。”

顾安西耸了耸肩,并没有过于自责的样子,薄情却是蓦地捉住她的手:“北城也会如此。”

顾安西看他,笑眯眯的:“等我把饭吃完,孕妇是不能饿的。”

薄情气得要死!

她胃口好得要死,十足像是孕妇,等吃完了心满意足地摸摸小肚子:“师父,这里的厨师实在不怎么样,我记得你手艺十分不错的。”

薄情的声音很冷:“想都不要想。”

她可惜地耸了下肩:“那真的是可惜了,那只能将就着吃了。”

薄情忍不住开口:“你在这里不是让你享福的。”

顾安西睁大眼睛,“我以为小老婆会有小老婆的待遇,总会得宠一些的。”

她这些话,实在是让薄情……虽然他心里有她,但是她这样大刺刺地说出来,他还是有些吃不消,他喜欢的是那个清清冷冷的安西,是能和他精神共鸣的,现在的她,总是小老婆小老婆的挂嘴上……

实在是……

薄情长长地吐出一口气:“你不是我小老婆。”

“哦,这样我就放心了。”顾安西气死人不偿命。

薄情忽然就定定地望住她:“你,你不怕吗?”

说着他又走回窗边背对着她,似乎是这样他才能对她说出那些残忍的话来。

“再过三天,北城东郊那里将会成为平地,熙尘……为了北城大概会留守。”他的声音很轻很轻:“这样,你还确定继续跟他在一起吗?我记得你说过,为了薄家你可以放弃全世界。”

空气中好一阵子的静默。

许久,他转身望着她:“你并不是他最重要的。”

顾安西扬了下眉:“那你可以放我回去离婚吗?”

薄情气到了。

他死死地盯着她,看了半响蓦地走出去。

等他离开,顾安西长长地吐出一口气,总算走了。

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,还好,还是之前的那一套……伸了个懒腰走出去晃晃,却是见到了宋佳人。

宋美人见到顾安西,犹如见到了眼中钉,目光死死地落在顾安西的肚子上。

顾安西倚在一旁的树干上,“我不和你打。”

宋佳人冷笑:“你搞个假怀孕以为我就会相信你么?”

她欺身上前,就要动手,被一道清清冷冷的声音给喝斥了:“佳人。”

宋佳人滞了一下,掉头。

是薄情。

她心有不甘:“师兄,她根本不可能怀孕的。哪有这么巧的。”

顾安西仍是笑眯眯的,小不要脸地说:“我师父不让你怀孕,不代表我小叔不让我怀孕啊。”

她又看向薄情:“哦对了师父,我是该叫她师姑还是师娘呢,好歹给个名份?”

薄情的神情冷冷清清的:“她只是暗黑的一份子。”

顾安西啧啧啧几声:“看看看看,男人就是这样现实,哄你时就是小宝贝,转头就只是一份子。确定这样还要替他卖命?”

宋佳人脸色苍白:“不用你管。”

她上前就要动手,而薄情的距离根本就来不及出手,顾安西轻叹一声:美人,只能对不起你了。

小爪子一伸,就生生地把宋佳人肩头的衣服给扯了下来。

这一下,可不得了,四周有不少的……男人!

全看见了地位很高的红拂这香艳一幕!

小奶精也看呆了。

美是一回事,让她呆住的是宋佳人肩头一块有丑陋的疤痕,像是烙铁烙上去的一样。

她的记忆里,有这样一个疤痕。

那是爸爸捡到周云琛时,旁边还有个小女孩子,当时周云琛发着高烧爸爸就直接把周云琛抱到车上去医院了,等再回头找那个小孩子时,已经不见人了。

那个比顾安西大上一些的小女孩,当时衣服很破,肩上就是这样一块痕迹。

她记得,小姑娘的眼睛很黑很亮,和云琛哥哥长得很像,身子很瘦很瘦,像是长期营养不良的样子。

她记得,那是周云琛的妹妹,唯一的亲人。

周云朵。

后来,周云琛醒来拼命去找,再也找不着了。

这事情,顾云天一直内疚,也去找了很多次,把青城翻过来了。

后来周云琛一直在找,却是没有再提过一次……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