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5章 楚长河早不是家主(3000字)(1 / 1)

楚长河的声音充满了悲愤:“薄情先生出自薄家,长河以前一直也很敬重,想不到今天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”

他又看向薄年尧,垂眸低叹:“这事儿,算是我对不住年尧兄了。”

薄年尧立即就肃然:“事关孩子的性命,还是不得不谨慎的。”

楚长河正待说话,客室门口又跌跌撞撞地进来一人,不是旁人,正是楚夫人。

楚夫人一过来,声音就带着厉色:“长河,楚颜在哪儿?”

楚长河安抚自己的夫人:“颜颜没事,我正在和他们交涉。”

楚夫人盯着薄情:“楚颜要是有个什么,我和你拼命。”

身边的楚长河想说什么,但还是叹息一声,正色地对着在场的人说:“要楚某说话也不是不可以,总得让我见见楚颜。”

薄情微笑:“我自是不会失信的。”

楚长河和他也是打过交道的,此时此景,自己家小女落在人家手里,又是楚慈这孩子的心头肉,更没有什么好说的了,再说…安西都发话了,于是苦笑一下:“薄情先生不外乎是希望我说同意你入主薄家,既然如此那我就表个态,决不会后悔说二话。”

话一说,举座皆惊。

薄年尧完了。

薄家到薄情手里了。

加上之前的种种,那么薄家上上下下都要扫地出门了,想来也是可怜。

而薄家的那些旁支儿,也是面如死灰。

完了,年尧完了他们更完。

其中也有几个想没有骨气地向薄情低头的,但是不知道是谁说了句:“我会一直跟着年尧大兄弟,年尧啃馒头我就喝粥。”

这么一表态,其他的人也一一地站出来——

“我也是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……

顾安西还在啃着果子,看着楚家一家挺凄惨的模样,笑笑,“好了,这态也表过了,二爷爷,你是不是也该把楚颜还给人家了。”

薄情静静地望向她。

顾安西仍是浅笑:“您入主薄家,也不急着这一时半会的是不是?”

一旁的薄老爷子竟然也帮着腔:“是了是了,薄情,这种大事儿仪式感很重要,必要时还是找人算算找个最好的时辰才好。”

薄情手掌扶着扶手,思索了一会儿淡笑:“好。”

楚颜是在半个小时后被带过来的,吃了苦头的样子,嘴里塞着布,脸上还有几道红痕,亲自押着她过来的不是旁人,是宋佳人。

楚慈要上前,顾安西轻轻地拉着他的手臂:“退下。”

楚慈的唇动了动,还是无声地往后退了退。

薄年尧眼尖地看到了这细微的动作,心里大概也明白了崽子在楚家的地位,方才那楚长河也是崽崽说了话才敢出声的,现在又是一个楚慈完全就是听命于他家崽崽的模样,一时间,薄年尧信心大增,就等那反转到来。

一旁的薄夫人狠瞪他一眼,薄年尧摸摸鼻子,小声说:“人多,夫人给我一些面子,回头怎么个伏低作小都可以。”

薄夫人心中有数得很,不看他了。

那边,顾安西才上前一步,宋佳人就掏出了枪:“别动。”

顾安西举起手:“我不动。二奶奶,二爷爷同意放人了,你怎么还这么凶?”

宋佳人最恨的就是顾安西叫薄情二爷爷,叫她二奶奶,明明她知道薄情的主意,但是就是把他的心意踩在脚底下。

宋佳人看了看薄情。

大约薄情也是希望她们能较量一下,特别是显示一下宋佳人的实力的,所以只是微笑了一下。

宋佳人便不再有顾忌,把楚颜松开就要和顾安西缠斗。

楚慈接过了楚颜确定她没有事,就上前挡在顾安西身前。

“楚慈,你不是她对手。”顾安西轻轻地把他拨到一旁,缓缓走出客室,外面是一块很大的空地。

宋佳人也很快就走出去。

所有人也都出去看热闹——

北城最能打的小顾总对上薄情身边的头号爪牙,听说这女的很厉害,仅次于薄情。

双方对阵之时,王闵二人及时到来。

闵辛一过来就冷着声音:“这是干什么,这是干什么?私斗啊?还有王法吗?”

顾安西磨着细白的牙:“在薄家,我就是王法。”

宋佳人冷笑:“很快就不是了。”

她不用枪,双方都不用,赤手空拳地打,不可开交。

那些大老爷们就呼呼,嗷嗷地叫……太强了。

王竞尧也坐下了,还拉着闵辛坐下,喝着茶笑笑:“你看,那小混蛋的身手不错吧?”

闵辛早就见识过顾安西的狠劲儿,以前不过以为她是仗种各种小聪明,今天一看才知道她根本不弱于宋佳人,一时震惊得说不出话来……

场上,宋佳人也意外。

她从来都是轻视顾安西的,只以为她是任性的小女孩,没有想到她实力这样强。宋佳人眯着眼,手上顿时多了一根长长的鞭子,只一挥,一道耀眼的银光。

再一细看,那鞭身上竟然全是细细的银针,好霸道!

顾安西跳出几步远,轻笑一声:“暗器,我也有。”

手一场,身边顿时就多出了四个人,清一色美貌的少女。

小顾总双手抱在身前:“我不和你打,让她们陪你玩。”

嘴角一勾,“好好陪陪宋小姐。”

宋佳人呆住了。

薄情呆住了。

薄老爷子看花眼了——

这么多好看的姑娘,哪里来的?

闵辛蓦地开口:“人工智能ai。”

王竞尧几乎坐不住了,想骂人——

一是她竟然能整出这东西,二来是,谁许她整这东西的,还大摇大摆地就放出来招摇撞市,根本没有把他这个老哥哥和闵辛放在眼里,这场合,这场面,分明就是让他们两个为她合理合法地擦尼股了!

场上,顾安西退后,那四个美貌的少女一齐攻上,宋佳人手里有鞭子也没有用,那几个路数个个和顾安西一样,一敌四,哪里是对手?

顾安西有一旁,接住谁丢来的一只果子,慢慢地啃,然后就轻轻地笑了一下:“这是因为你炸掉的凤兮系统生出的ai,宋小姐,感觉怎么样?”

宋佳人狼狈不堪,被逼得急急败退,最后还是薄情出手。

一道银光闪现,逼退了四个美少女,宋佳人才得已脱险。

顾安西按了一个按钮,把ai收起来,嘴角带着一丝冷笑:“宋小姐看到了吧,这就是你和薄情的差距,所以以后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,你只能对付对付楚颜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,装什么高手。”

宋佳人气得要命,想说什么被薄情喝斥下去:“住口,确实是技不如人。”

他又看向顾安西,温和一笑:“不愧是我教出来的,这种先进的ai都在短时间造出来。”

小奶精啃着果子,不知道害躁地说:“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,是我和我小叔的爱情结晶。”

薄熙尘捂着唇,轻咳一声。

薄年尧和薄夫人都懵了。

顾安西笑眯眯地对着薄爸爸薄妈妈说:“那四个孙女还满意吗?”

薄年尧也捂着唇,轻咳一声。

倒是薄老爷子挺满意的样子:“再给变出来啊?”那么多好看的小姑娘,个个都像天仙一样。

顾安西没有理他这个老不要脸的,继续看着薄情,轻声说:“师父,到了现在,你还不愿意回头吗?”

薄情额头浅露青筋,片刻,才低语:“拓手可得的东西,我怎么会放弃?”

他从出生起就被人看不起,虽然养在薄家说是领养的,但是那些人的目光,还有永远压在他上面的大哥,旁人又怎么能体会这样的心情?

他曾经以为,安西会和他是一样的,被人看不起被人放弃,所以他把她变成了无限,变成了最强的那一个,但是现在,这个最强的却是站在他的对面和他作对。

顾安西看着他的眼神变化,笑了笑:“那你仍是要坚持了。”

她退后一步,垂了眸子:“从今日起,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。”

薄情深深地看她,“可是我却永远把你当成徒弟。”

“是么?”顾安西不在意地笑了一下,侧头看着薄老爷子:“大爷爷,你怎么说,还是坚持支持你二弟么?”

薄老爷子此时其实也挺为难,他一心是想让薄情让薄家站更远的地儿的,但是现在看来一次一次地挫折,阻力重重的样子,未必能成功了。

可是他现在反水的话,一来是薄情这个狼心崽子未必肯放过他,二来是骑虎难下了,很没有面子。

薄老爷子轻咳一声:“薄情取代年尧,这已经是铁板的钉钉了,我想年尧也愿意让位的,毕竟薄情更年轻些嘛。”

顾安西笑笑,“是么?敢问哪两位家主同意了?”

薄老爷子轻呵出声:“你这孩子又要玩什么阴谋诡计,明明小江和小楚都表态了。”

顾安西又笑笑:“大爷爷你许久不在北城,大概对现在的时局也不大了解了,据我所知,楚长河早就不是楚家的家主了。他刚才说的话,不过就是放屁一样,你们还觉得香喷喷的。”

她这样一说,所有的人都惊呆了。

怎么可能?

怎么会?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