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8章 舔|狗就是不禁吓3000字(1 / 1)

闵辛是有足够理由怀疑顾安西的——

周预平时不大理他的,今天却是完全不同了。

他们很久没有像是新婚时那般了,她一直是……排斥他的存在的。

闵辛觉得,顾安西就是给他们下了毒。

他掐住了周预的下巴,凑过去面孔贴着她的,低喃:“在玩什么把戏?都一把年纪了,还在玩挽回老公的戏码吗?”

其实这是不对的,周预虽然40来岁,但是比很多30来岁的女人保养得都要好,她看着根本就是不食人烟火,更不食他的那种。

今天,却是一反常态,他实在是觉得不对劲。而且顾安西又是王竞尧的人,他们是在联手给他玩什么鬼把戏吗?

周预的下巴被他捏疼了,低声说:“我疼,你把手拿开。”

他不但没有拿开,还更用力地捏住她,终于周预哭了出来:“你放过我。”

“求我放过?”他笑了一下:“刚才你可不是这样说的,要我给你回忆一遍吗?”

她别过脸,不想理会他,她只想过清净的生活,她只是被失眠折磨得痛苦想要睡得香一点儿,她不知道他会过来,现在他话里的意思好像是她故意要怎么样一样。

周预的身体轻轻颤抖,“你可以去找你那些女人,我没有关系的。”

闵辛总算是放过了她,直起身体后拿起床头两个精致的小瓶子,“是这个?”

周预不回答,他就弯了腰身,低喃:“用这个来讨好我,不让我去找别的女人?”

“不是,”周预微闭着眼:“只是有助睡眠的。”

闵辛这样多疑的性子是不信的,他拿着东西缓缓走出去,周预叫住他:“闵辛,那个…你还给我好不好?”

闵辛没有出声,直接去了书房,周预愣了一下披上一件衣服追过去。

书房门开着,她过去时闵辛在打电话,似乎是一个实验室要他们来拿样本。

周预有些忍无可忍:“这就是普通的香水和精油。”

闵辛点了支烟,“是么,那之前的种种,你怎么解释?”

周预知道他在怀疑什么,怀疑顾安西在这里面添了些别的,她不信,但是好像……

闵辛又看看她,随后淡声说:“下楼去吃点东西。”

周预摇头,“我不想吃!”

他抓住她的手,把她困在自己怀里,声音低沉而略有些阴冷:“闵太太,你不要以为亲近一下就能对我恃宠而骄了。”

周预在他怀里躲不开,只得冷声说:“如果可以我们可以一年不说话不见面的。”

分明是他舔一狗,非得说成她有多在乎他。

闵辛不怒反笑,捏着她的下巴:“还装什么清高。”

他的目光瞄了那两个小瓶子,“没有这些,你能像刚才那么……”

那个字没有说出口,脸上就挨了周预一巴掌。

那一声清脆的声音挺响,门口来的下人都吓住了,半响才犹犹豫豫地出来:“先生,有两个人过来说是先生叫过来的。”

闵辛的脸色难看得可以,“叫他们上来。”

下人连忙就跑了。

闵辛又看着周预,皱了皱眉:“回房,你也不想这一身被外人看见吧。”

周预抿了抿唇,还是先出去了。

实验室的人过来,只是取了点样,小瓶子还在闵辛这里,他们回去即做样本,闵辛就坐在书房里等,耐心十足。

大约两个小时后,实验室打来了电话,恭敬地说:“闵先生,这两瓶里面除了一些安神的香精,并没有加其他的药物,更不可能会有使人……使人情不自禁的作用。”

闵辛手指轻轻敲着光洁的桌面:“你们确定?”

“确定。”那人坚定地说,

闵辛放下电话,改而把玩着那两个小瓶子。

呵地笑了一下,当真是好东西!

这个玩意儿,对于一些贵妇人拥有,简直就是拴住老公的圣品。

他把小瓶子还给周预了,没有再说什么,只不过每晚都会准时回来吃饭……

周预过了几天也怀疑了,她打了电话给顾安西,十分委婉地问顾安西除了安神还有没有其他的功效。

顾安西斩钉截铁地说没有!

放下电话,王竞尧看着她:‘真没有?’

顾安西轻哼一声:“春天到了,还要怪我?”

老哥哥笑笑,觉得闵辛苦碰上顾安西挺可怜,现在他大概比周预还要离不开那两瓶小东西吧,这混蛋想要他死都可以啊!

不过,闵辛这样多疑的人,有一瓶过来他都会让检验的。

不过后来周预宁可失眠,也不用那东西了……

但这两瓶小东西,名声打出去了。

上流社会有圣品。

旁人无法复制的传奇,要知道,闵辛都肯回家了!

为此,周预好久都没有肯理顾安西,她的性子有些像老哥哥,顾安西又哄了很久,重新调了一款单纯有助睡眠的过去,但是闵辛不乐意了,说要换回原来的……鸡飞狗跳的,各种抱怨生活不如从前如意了。

一时间,云熙集团的开发部,走上了神坛。

《青春疼痛》的焦虑讨论度多高,票房多好,云熙集团小顾总的名声就有多大,传得神乎其乎的就是以一已之力治好了千千万万焦虑,就是闵先生也上门求取仙丹……

一周下来,《青春疼痛》票房达到了13亿,微博讨论最多的不是剧情,而是当下的焦虑,而那100万支口碑也发酵了,用过的都奉若圣品,觉也睡得香了,饭也吃得好了……

七夕那天,云熙集团全球再次上新七夕大灰礼盒,三支香水套盒1200元,一个晚上狂销500万支。

500万支销完,还有大量粉丝蹲守下一次上架,不过下一次似乎是要到中秋了……

顾明珠可气坏了,顾安西真的是把所有的手段都用上了,而且她的产品有些邪门,她直接就让人举报,说是香水里有违禁。

调查部门是调查过了,除了合格,还是合格。

顾安西也知道顾明珠做了什么,她也不以为意,事实上安神是真的,但闵辛那事儿真的是误会,是闵辛自己多疑还有就是心理作用。

怪可怜的,对一个女人爱而不得,有些疯魔了。

她倒是现在时常地出入闵家,给周预做些理疗,当然闵辛是不知道的,她都是白天去,家里的下人虽然听闵辛的,但是周预出身好,在家里还是有些地位的。

闵辛不问,自然没有人会说。

周预自从认识顾安西,就连平时的体检也换了云熙医院,顾安西平时不在医院的,但是周预要求她也就去了。

检查完,她有些懵。

周预的心脏是有些问题,但并不是很大的问题,生个孩子也不会多危险。

这么多年,一直没有孩子的话,那是闵辛不想要吧,让医生对周预说她不能生……顾安西看着片子很久,没有出声。

郝主任凑过来:“没有大问题啊。”

他心里在想什么顾安西是知道的,她轻声开口:“别声张。”

郝主任点头,“我明白。”

毕竟是豪门恩怨,他们不方便说话。

顾安西走出去时,意外又不意外地发现闵辛到了云熙医院,呵呵,好大的阵仗,后面跟着十多个人。

顾安西手抄在白大褂里,淡笑:“闵先生今天没有日理万机了?”

闵辛极淡地笑:“太太检查身体,我自然是要跟着的。”

顾安西笑了一下:“哦,是这样,那就请家属进一步谈。”

闵辛倒是想不到她有这份心气儿,敢和他当面说话,于是微冷地笑笑:“行。”

顾安西带着他去了专属的办公室,门一关上,双方也没有客气。

闵辛声音极淡:“顾医生,你不要以为有王竞尧撑腰,你就得寸进尺地接近我太太。”

顾安西手里拿着一个片子,眯着眼笑:“哎呀,闵先生话里这酸酸的,我老哥哥可不会和你抢老婆,您放心吧。”

她又看着片子,哎声叹息:“这怕是活不长了。”

闵辛一心是怕她拆穿周预心脏病的事情,这会儿听她这样说,心里一凛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顾安西叹息一声:“肺上一大片白色,估计不久于人事了。”

闵辛的手指握紧,声音带着厉色:“顾医生,说话是要负责任的。”

顾安西唔了一声,扬了下手里的片子:“这是活不了多久了啊。大概也就一个月时间吧!”

此时,所有的情绪都从闵辛的面上一滑而过,阴冷狂热绝望……种种……

他咬牙;“我不相信。”

顾安西把片子给他看,“看吧,这肺叶全坏了。”

闵辛已经起身,走到门口:“替夫人安排最好的医院,全身检查。”

周预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就被自己位高权重的丈夫给带走了,去接受全身检查。

这边,顾安西仍是坐着闲闲地喝茶,郝主任跑过来,头上全是汗:“那位闵先生这是怎么了?那样子看着好吓人,说是要带闵太太去全身检查,闵太太身体好得很啊。”

顾安西继续闲闲地喝茶,悠悠地说:“我只是说一个晚期肺病的病人活不长了,他就以为是他老婆,着急得很……”

呵呵,本来就是舔一狗,还非得在外面花成那样,搞得小姐姐要倒贴他一样。

看吧,舔一狗慌了!

舔一狗就是不禁吓!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