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4章 我想用顾明珠,换一个人(1 / 1)

唐媛的心口跳得飞快,她仔细地来来回回地想。

最后,她决定再等等,不到关键时候她是不能把这个拿出来威胁的。

因为,她也不想鱼死网破,而且她……有些嫉妒。

唐媛无功而返,回到顾宅以后又去看了顾明珠,顾明珠的情绪很低。

唐媛这个有个好处就是对旁人不管怎么样,对顾明珠都是很有耐心的,她温柔地安抚,一直到顾明珠平静下来她才回自己的卧室。

顾远山不在,她心里清楚,顾远山对她现在是深恶痛绝,她何尝又想舔着个脸去求他,可是现在她是真的没有办法。

明珠的身世是死也不能曝光的!

唐媛洗完了澡,一个人靠在沙发上,不免有些寂寞……

……

思园,顾安西和薄熙尘有外面玩了大半个晚上,回去时下雨了,薄熙尘的车子开得略慢,两人偶尔会说说话。

“今天顾远山来求你,你没有理,这不像是你的性格。”薄熙尘微笑。

顾安西打了个呵欠:“就是懒得理会,不想看见他们。”

她顿了一下:“小叔,你不会是想为他们求情吧。”

“当然不会。”薄熙尘微笑;“对于你对顾家的任何打击报复,我和你薄爸爸薄妈妈都举双手双脚赞成,必要时可以帮你打击报复,这个回答满意吗?”

顾安西小声嘀咕:“马马虎虎吧。”

薄熙尘的声音放得温柔了些,“那会儿我看你的神情,总觉得你有些事瞒着我!”

小奶精一下子就炸毛了:“小叔,你把我说得一肚子坏水一样。”

他但笑不语,专注地看着前面的路况。

小奶精侧头看他,心砰砰地跳跳,小叔好好看,小叔身上的味道也好好闻。

她小声开口:“我是有别的想法,我想用顾明珠换一个人。”

薄熙尘挑了下眉:“沈从文。”

顾安西怪叫:“小叔你不可以这么聪明的。”

“不是聪明,是了解。”他腾出一只手摸摸她的小脑袋,声音也更沙哑了些:“安西,你不生气吗?”

顾安西蜷着身子,看着外面的黑夜,喃喃地开口:“以前或许会生气。我是说才来北城时,看着他们把那个人当成掌上明珠,而我却是他们不要的孩子,我心里也会难过,不过……”

她浅浅地笑了一下,“现在不生气了,只是三个和我无关的人罢了,有生气的功夫不如换取有价值的东西。”

薄熙尘嗯了一声,“你想让顾远山让沈从文离开,这样的话沈从文就没有后顾之忧了?”

顾安西有些撒娇地唔了一声,“是啊。”

薄熙尘忽然又问:“你为什么抱沈从文。”

顾安西很奇怪地看他一眼,随后就小声说:“小叔,你不会连这个也要生气吧?”

他的笑挺迷人的:“有一点点。”

她不吱声了,半响才说:“那我回去也抱抱你。”

薄熙尘仍是笑笑,他的表情在这样的雨夜里特别地温柔。

小奶精不争气地发现,自己又想表白了。

不行,得忍住!

她必须忍住!

……

次日,王竞尧的办公厅。

秘书长从外面匆匆走过来,神情不大好。

“景川,什么事情这么慌张。”王竞尧淡声问。

秘书长凑过去,声音低低的:“是这样,虽然昨天咱们处理过了,但是这种绯闻说压也不是能完全压得住的,加上闵辛那里……您看……”

王竞尧想了想:“对付闵辛是轻而易举,不过顾家……我也并不是很想动。”

毕竟涉及到他家那个小混蛋,顾家不经扒的,一旦扒得底朝天时小混蛋的身世大概也是瞒不住了,小混蛋的样子就是不想和顾家有半毛钱的关系,他又怎么可能拖她下水。

其实王竞尧的意思十分明显,就是看顾安西的意思。

当然,闵辛那里他会给他小鞋子穿,而顾家……更不足为惧,小混蛋自己都能收拾的。

他思来想去,又说:“尽量压,反正也就是这两天的功夫了!等生日宴会一切真相大白也没有顾明珠什么事儿了。”

说着,他侧头看了看秘书长,“生日宴会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

秘书长含笑:“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了,特别是安西小姐喜欢吃的东西都安排上了,你放心就是。”

王竞尧就放心了,“她最不喜欢这种宴会,没有吃的大概坐不住。”

秘书长想想也是,于是两人一起笑起来。

接着,一主一仆倒是开始八卦了,秘书长凑过去小声说:“我听说唐媛去了闵宅,不过闵辛没有见,让自己的太太出面的。”

王竞尧想起那个女人,极淡地笑了一下:“她怎么舍得出面的?她现在不是不问世事?”

闵辛的妻子,周预,和王竞尧其实是青梅竹马自小一起长大的,家世和王家差不多,所以王竞尧就有些想不明白,为什么周预会嫁闵辛这样不择手段的男人。

要说多爱,也看不出来。

闵辛外面的花花草草,从来影响不到周预的心情,偶尔她还会出手帮他打发那些女人,秘辛中,唐媛就是其中一个。

王竞尧挺可怜顾远山的,捧在手掌心的女儿,事实上是和别人生的。

这大概,也是报应吧。

他问,秘书长就笑了起来,“她不想过问,但是架不住那位折磨。”

王竞尧身子倚在椅背上,手扶了扶领带,然后看着秘书长:“景川,你知道我们这样地位的人最怕的是什么?”

秘书长也浸淫圈子很多年,哪里有不清楚的,于是笑了笑:“自然是弱点。”

“一个自己爱的妻子,还有心爱的儿女,都是弱点。”王竞尧轻:“特别是像闵辛这样不择手段的男人,怎么会允许自己有弱点,所以他不是不爱周预,而是不能爱她,更不能和她生孩子。”

秘书长目瞪口呆:“那他要这权势,又有何用?”

“作恶太多!得罪的人也太多了,不是什么对家都像我这样光明磊落的。”老哥哥把自己好好地夸了夸了。

秘书长连忙送上彩虹屁:“那是,那些下三流哪里能和您相比啊。”

王竞尧笑笑,倒没有说别的了。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