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9章 设计师KO究竟是谁?(1 / 1)

老爷子开心地看着他们斗嘴,只有老太太暗自叹息:竞尧看起来是真的开心,只是这种开心也像是从薄家那里偷来的。

老太太又是心酸,又是有些心疼儿子——

老大不小了,身边也该有个体心的人了。但是现在看起来,暂时是不大可能会找的,一颗心都扑在他的小混蛋身上呢。

一顿饭,各人吃得各有滋味。

顾安西的胜负欲被挑了起来,决定好好地设计个东西出来,闪瞎某人的眼睛。

*

后面,由王竞尧的办公厅发出的设计大赛也如火如茶地进行了,一周时间就收到了一千多张的设计稿,看得秘书长头都大了。

当然,他也在积极地找寻那个传说中的ko,希望由他来完成这一次的设计,毕竟能让王先生欣赏的人,委实不多。

就在秘书长有些头疼时,他接到了意大利那里的电话,说是找到那个设计师了,秘书长一喜:“把她的资料给我,我来和她联系。”

秘书长很快就收到了一份资料,看到资料时,秘书长倒是有些惊讶。

顾明珠?

怎么会是她?

那幢建筑设计了好几年,那时她才十五岁吧?

有这样的天才?

不过,秘书长还是把资料交给了王竞尧,王竞尧皱了眉头:“怎么会是她?”

秘书长也觉得难办,身为王先生的心腹,他是极为清楚王先生现在不待见唐媛,对顾明珠也是无感。

他静静地看着主子,等着指示。

王竞尧便开口:“破格让她入选最后的决赛。”

“那,您不单独见她?”秘书长小心翼翼地问。

王竞尧极淡地笑了笑,“见她做什么?对了,林桦不是有音乐会么,通知她我会去参加。”

秘书长又是一愣,但是他很快就悟过来了,王先生这是在放烟雾弹呢!

王竞尧抬眼,“想什么呢!”

接着他叹息一声:“老太太说我应该找个知冷知热的人了,我只是不想让她老人家担心而已。”

秘书长轻声问:“您看中林桦女士?”

大人物身子倚到沙发上,神色有些淡,“也没有看中看不中一说,都认识好些年了,不讨厌吧!”

事实上,那种端庄的女人,一抓一大把,可能是林桦没有表现出那种势在必得,所以他不排斥她出现在他面前,偶尔需要女伴时头一个想到的便是她。

秘书长便笑笑,到了王先生这个地位这个年纪,少有年轻时的冲动了,哪里说爱就爱了,看着王先生的这态度,也是敷衍一下老太太而已,哪里有定下来的意思?

倒是有一个人想定下来呢,可是又是人家的崽崽!

秘书长去安排了,王竞尧又把那些设计图看了一遍,确实没有自己看得上的。

另一边的顾家别墅,唐媛来来回回地走,等停下来时对顾明珠开口:“明珠,这一次你一定要好好把握机会。”

顾明珠垂眸,看着桌上的设计图。

她懂设计,但是几年前意大利那幢建筑并不是她设计的,她也不是ko。

但,那幢建筑的承包商是唐媛熟悉的人,王竞尧的秘书长找人,唐媛意外得知了立即就来了个移花接木。

顾明珠还是有些不安心的,声音小小的:“妈,我担心事情会有变化。”

唐媛安抚:“不会有事的,那个ko只设计了一幢大楼就归隐了,谁知道他是谁?再说,只要咱们能拿出像样的设计出来让王先生满意,就什么问题也没有。”

顾明珠抿了下唇:“可是我怕我的设计图,无法让王先生满意。”

唐媛微笑:“我已经请了知名大师指导你,一定可以在这一次的比赛里胜出的。”

她又说服:“明珠,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,王先生真的是十分十分欣赏ko,他现在知道了你的身份,再看了你的设计图,一定会惊艳。”

这样一番话下来,顾明珠心中那点儿不安也消失得干干净净了,轻声开口:“周四就要截止了,妈,我把这幅图发过去让大师修改一下吧!”

唐媛点头微笑:“行!不过你可不要说自己是ko。”

“为什么?”顾明珠不解。

唐媛的脸色就有些不自在,“因为这位寻艺大师就是ko的师父。”

顾明珠意外,又有些羞耻。

片刻,抿了下唇,“那我不说,只是指导一下作品。”

唐媛摸摸她的小脑袋,顿了一下才开口:“我听说王先生去看林桦的演出了,明珠,想嫁王先生的不只你一个!”

顾明珠垂眸,“但是我相信,我是里面最有才华最年轻的。”

唐媛微笑:“妈妈看好你。”

正说着话,沈从文过来了,唐媛知道最近顾远山又重新地重用了沈从文,所以也格外客气:“从文来了。”

沈从文淡淡地笑了一下,“顾先生叫我来商量一点事情。”

唐媛微笑:“行,你快去吧。”

沈从文进去书房,大约待了半个小时左右出来,顾明珠还在。

见他出来,顾明珠一下子就站了起来:“从文哥。”

沈从文静静地看着她:“有事?”

顾明珠今天穿了件嫩黄的衣服,十分青春少女,她慢慢背着手走过来,声音很轻:“从文哥,你没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吗?”

他淡笑:“可能没有。”

顾明珠的眼里有着一抹水气:“你从来没有……”

沈从文打断她的话,声音淡淡的:“我从来不曾喜欢过谁,不是你也没有别人,这样的话你是不是会好过一些?”

顾明珠的眼睛睁大,半响,“你是不是心理……有些问题?”

“没有。”沈从文极淡地开口:“就是很难喜欢上一个人。”

顾明珠怔了一会儿,但是不可言喻,在心理上她确实是好过了一些,她还想说什么,沈从文淡声说自己有事就先离开了。

他坐上车,却是顿了那么半分钟之久。

他说他很难喜欢一个人,可是,也并不是那么难的……他也喜欢过人的。

可是,不太可能。

沈从文想抽支烟,但是想想又放弃了。

回到自己的公寓时,头有些痛,就静静地躺在沙发上,一直到天色暗下来,屋子里一点儿光线也没有。

朦朦胧胧中,他感觉身边像是有人,很温柔很温柔的感觉……

他惊了一下,立即就坐了起来:“周云琛?”

睁开眼,却看见自己的母亲!

沈从文抚着额头,慢慢地又躺了回去:“妈,是你啊!”

沈母神情很是复杂,十分心疼儿子。

她想了一下,低声开口:“如果不是因为你小时候总受伤生病,不得已把你当成男孩子养,是不是你现在就能正常结婚生孩子了?”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