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5章 骚瑞!人家只当你是长辈3200字(1 / 1)

秘书愣了一下,立即跑去拿了张小毛毯过来,王竞尧亲手给顾安西盖上,然后轻笑了一下:“老太太说要收她当干女儿呢,这小姑娘长得是不错,挺招人喜欢的。”

秘书不敢出声。

呵呵,您之前还觉得江博士大方得体带得出去呢……

不过这话秘书长可不敢对主子说,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。

久了,王竞尧便轻声说:“行了,你先回去休息,我陪着老爷子。”

轻叹一声:“算起来,我也好久没有这样好好陪着了。”

秘书长却是觉得不妥,这医生在这里睡大觉,王先生在这里陪着,这实在是不像话了。

王竞尧觉察出他的心思,不以为意:“老太太要收了她呢!这孩子休息一下也是常理。”

说着,就叹息一声:“说起来,也不过20来岁,还是个孩子。”

他的目光看着那个小家伙,有几分的温情。

秘书长又有些震惊了,这感观改变得好快啊……此时一下子就走是不妥的,于是低声说:“听说江博士要回法国了。”

“是么?”王竞尧淡声开口:“她是该再好好进修一下,否则怎么连个20来岁的孩子都不如。”

秘书长心里想,这可有些怪罪江博士了,于是提醒:“这可不是一般的孩子。我听说了一些秘闻……”

王竞尧皱眉:“什么秘闻?”

秘书长附耳过去,低低地把顾远山家里那一套说了出来。

王竞尧一下子就笑了起来:“天降魔丸?这是哪种老黄历了?这也有人信?”

秘书长又小心翼翼地说:“不可全信,也不可不信。总之我听说顾远山最近很是后悔。”

王竞尧仍是笑笑:“他是该后悔的,丢了这么一个宝贝,说到底还是他没有福气。”

秘书长就在一旁附和:“是啊,是个没有福气的。”

王竞尧神色淡淡地注视他一眼,秘书长知道自己该走啦!

说了两句,退下去。

深夜的病房,一下子就安安静静的,大人物随手拿过一旁的杂志在翻,是一本医生杂志,原文的,他看得一知半解因为大量的专业名词。

翻了一会儿就不太感兴趣了,目光落向另一边那个睡着的小家伙身上。

他实在没有办法把她当成普通的医生,年纪太小,脾气也不好,说话听着恭敬但是夹枪夹棒的,实在是不讨人喜欢!

但是老爷子老太太却是极喜欢的,他倒是不介意对她和善那么一点点,算是感谢她为老爷子手术吧。

他还悄悄地听说了,老太太把自己嫁妆的一件首饰送了,价值连城不说,意义非凡,原来这些东西都是要传王家当家主母的,老太太真的是越来越不像话了,东西说送就送。

王竞尧心中是有打算的,衣袋里也有一张支票。

这么地安静地呆着,正觉得无聊之际,顾安西醒了。

不是自然醒的,而是调了手机震动,一响就醒了。

她轻轻起来,也没有注意到他在这里,径自戴上口罩去查看老爷子,动作很轻,眼神也十分专注。

王竞尧忍不住跟了过去,“怎么样了?”

顾安西像是不吃惊他在,也没有回头,轻声回了句:“一切体征正常。”

王竞尧点头:“那就好。”

顾安西前前后后大概花了五分钟,检查完了回到沙发上却像是没有再睡的意思。

王竞尧别过脸,“怎么不睡了!”

顾安西答非所问:“王先生其实不用陪夜的。”

王竞尧淡笑:“老爷子年纪大了,会希望儿子在身边的。这些年我也忙,不时就算了……”

顿了一下:“我和你说这些干什么!”

倒是想起另一件事情来:“听说老太太特别喜欢你,还送了样宝贝,不过这样东西对我们王家意义不同,这样,东西悄悄儿地给我,我也不亏待你。”

他从衣袋里掏出支票,交给顾安西。

顾安西接过看了一下。

然后——

王家真是家大业大啊!

一出手真的是不凡。

后面9个零。

“行。”她爽快地从口袋里掏出东西来,挺随意的。

王竞尧黑了脸,她就不能慎重一些吗,这是他们家的传家之宝。

顾安西把支票贴心儿地放心,还是钱钱好啊,贴着就暖人。

王竞尧也收下了东西,默默地看她几眼,才说:“你是老太太看中的人,我自然是要看重你几分的,年纪小……就多睡一下,我看着就好了。”

顾安西哦了一声,拉起小毯子就真的躺下了,丝毫不顾忌他的身份。

大人物挺生气的,“喂!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在他面前,也不顾忌着。

顾安西的声音从小毯子里传出来:“知道,大人物嘛,整个北城都是你的天下,不过啊,你还是得听老太太!”

呵,一个40老几的老头子,在她看来性别模糊了!

要什么顾忌!

地位高啊,在这里还不是得听她的?

以后别生病,不然落她手里,照样……

王竞尧自然是极聪明的,在她的话里听出了许许多多的意思。

不过,这小家伙也确实是挺有意思的,老太太有眼光。

不由得,他又想起了江朝歌来,不是他多留恋,而是有小小对比了一下,倘若此时是江朝歌陪着,纵然他们是有几分私情的,她也不敢明目张胆地睡觉吧,还要顾忌着形象什么的。

而这个顾安西,竟然还敢把鞋子给脱了,大刺刺地卷着毯子就和在自己家里一样。

还有,他好歹,也是个男人!

她就这样……不当回事?

大概是知道大人物心里想什么,顾安西的声音凉凉的:“我知道你是大人物,不过我是医生,你是家属,地位平等!另外的就是我说了你可以不陪的,你不在,沙发还宽敞些!王伯伯。”

王伯伯……

王竞尧可气坏了。

虽然他地位高,不大亲近人,更不要说随随便便的女人,可是但凡是有接触过的谁不觉得他保养得宜,知识渊博,风趣又英俊。

根本……

他想说什么,却听见微微的呼声。

那小家伙睡着了?

他凑过去,伸手轻轻地拉开一点点小毯子。

确实是睡着了,香喷喷的。

他的眉眼不觉就松开了些许,是怪可爱的。

如果老太太真的喜欢,不管是当孙女也好,还是女儿也好,他多个妹妹多个女儿也是无所谓的……

老太太站在小卧室门口,本来是要看看老伴的,却是见着这么一幕。

眉头皱了一下,又慢慢地倒回去躺下。

竞尧,好像很久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人了。

他,大概也是孤单寂寞吧,身处高位,身边一个人也没有。

妻子,儿女,都没有。

老太太想着那孩子,本来,年纪其实也不是特别重要,但人家……是有人家的啊,还是那人教会了她医术,才救活了老王。

老太太想了又想,只能是轻叹一声……

次日清早,王老爷子醒了,情况良好。

顾安西忙完,准备回家一趟洗个澡睡个上午,有郝主任在她也放心。

等她离开,王竞尧也有事,和着秘书长准备走之际。

老太太叫住他了:“竞尧,我有事儿要和你说。”

“妈,我这有重要行程,晚上再说吧。”王竞尧想着,到楼下得让司机送下那孩子,大概是累坏了。

老太太板了脸:“就一会儿的功夫,都不行吗?”

王竞尧笑笑:“行行行,老太太说什么都行。”

他使了个眼色给自己的秘书长,秘书长是跟在他身边十多年的老人儿,一个眼色就知道意思,于是就先退出去了。

老太太冷艳高贵一笑,“说话就说话,你使眼色给你秘书长作什么?”

王竞尧摸摸鼻子,笑了一下:“还当真是什么也瞒不过老太太!行,是,我是让司机去送送……顾医生,不过就是看在老太太的面上,您不是说要收她当干女儿吗?”

老太太笑了一下:“当真是看我的面子?”

她走回去,在自己的卧室里沙发坐下,喝了口茶。

当儿子的于是去陪着坐下,温言:‘妈,你想哪儿去了!你知道吗,那小家伙昨晚说我是王伯伯。’

老太太一下子就噗地一声笑出来,“该你的!人家是怕了你的,见一个爱一个的,你看着江朝歌美丽有学识你就想要,暖昧不清的搞了几天,再一看这个更年轻好看性格又有趣,嘴上不说,心里就没有半分心思?人家小姑娘可聪明了,叫你一声伯伯是要你自重,你可别没脸没皮地当这是晴趣!”

王竞尧摸摸鼻子:“我哪里敢这样想,她是熙尘女朋友不是?再说也太年轻了点儿,您儿子身边的得站个年纪相当的,不然旁人会说您儿子不像话的。”

老太太冷笑:“你看看你说不想,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!我不管,这个干孙女我是收定了。”

王竞尧苦笑:‘老太太,其实正确的做法不是应该断绝来往吗,这才是为您儿子好,这样亲近了,天天在眼皮子底下晃,能不扎眼吗?’

老太太笑出来:“总算是说出实话了。”

王竞尧就笑笑:“哄您开心呢!老太太想说,我就顺着说。”

他顿了一下:“老太太不许我有心思,我便收起来便是。以后也把她当小孩子待,这样成吗?”

老太太敲敲打打半天,终是满意了:“行,你也忙,快去忙吧!”

王竞尧想了想:“也好。晚上我再来……就不陪夜了,省得老太太又嫌弃我。”

老太太盯着儿子,忽然又叹息:‘竞尧,闲了就找个女人陪着你吧!’

王竞尧沉默片刻,笑了一下:“没有找到合适的人。”

(继续写,今天会补掉昨天的~~)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