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1章 规矩,就是用来打破的2400字(1 / 1)

薄年尧沉吟一下开口:“规矩是可以打破没有错,可是对方是个外国人满世界飞的,薄锦虽然算是女强人,可也十分居家……现在对方还没有表现出十足诚意,咱们倒是把姑娘往外推,哪里有这样的道理?”

他又喝口茶,颇为自得地说:“夫人你说是不是?”

薄夫人一听有戏,立即态度18分地转变,也一起坐下来,十分爽利地说:“我就一直对薄锦说你这个哥哥疼她,现在看来,我这好话是没有白说。”

薄年尧叹息:“夫人是把我吃得死死的。”说完,抬眼,知情知趣地睨一眼薄夫人。

薄夫人被他这突如其来一句,弄得面上生红,一扭身就出去了。

当下,也没有和薄锦说太多,只由着她拒绝那位多情的罗伯特先生了……

罗伯特先生被拒绝了,这事儿在北城上流圈子倒也掀起不小的风浪,都觉得薄家未免古板不近人情,这样优秀的男人哪里找去?薄锦失去这一次机会,要等到下一次不知道何时了……

薄锦倒也平和,和以前一样正常上下班。

倒是顾安西嗅出不一样的气息,晚上做完实验洗了个澡,找到书房的薄熙尘,从后面抱了:“你说,薄爸爸是真反对还是假反对啊?”

薄熙尘头没有抬,轻笑一声:“怎么这么问?”

顾安西脸蛋埋在他颈侧,小声说:“如果是真反对,薄妈妈大概每天都会和他闹,家里哪里这样风平浪静的!”

薄熙尘其实也略有耳闻,不过听顾安西这样说,倒是对她刮目相看了。

她才在家里生活了半年不到,当真是把每个人的性子摸得透透的,也是十分本事了,这事儿就是薄锦姑姑也没有她看得真切吧!

当下,心中有些骄傲,把她拉到怀里:“那你说说,后续呢……”

顾安西搂着他的脖子:“如果很在乎,就不会轻易放弃吧!”

他笑笑,“这话是说姑姑呢,还是说咱们?”

顾安西不说话,只管搂着他的脖子……

薄熙尘低头,额头抵着她的,倒是说起别的:“近期家里会有些忙,陪你的时间会少。”

他最近一直在医院里忙,南边那里消息不大好。

有人故意投病毒,而这种病毒必须注射生态液来治疗,而江家突然研究这个绝对不会是一种巧合。他和父亲商量过,也猜出怎么回事,现在对于薄家来说有些重要,但还远远不到凶险的地步……

他这样说,顾安西乖乖点头。

她抱着他的腰,一会儿轻声说:“我已经联系了杰克,争取拿下wk公司。”

薄熙尘摸摸她的小脑袋,“夫人真是贤内。”

顾安西微翘了小嘴巴,“就只是嘴上表扬。”

他闻言好笑,正好公事处理得差不多了,整个人靠在了椅背上……

初春的天气,他回来外套就脱掉了,此时身上就只有一件浅灰衬衫,领口解开两颗扣子,看着十分地赏心悦目。

他刮了刮她的小鼻子:“又想要奖励了?”

小奶精被说中心事,有些炸毛:“我才没有千方百计要奖励。”

她跳下来想要走,又被他拖了回来抱在书桌上,她老老实实地坐好,薄熙尘轻笑一声,低头……

顾安西攀着他的肩,像是小猫一样乖乖顺从……

兰室外,薄情缓缓而入,凤兮声音欢快——

【薄熙尘在奖励小宝宝!】

【二叔,儿童不宜~~】

【确定还要进去吗?】

……

薄情站定,又静静地站了一会儿,转身离开。

才走了几步,正巧遇见了薄锦。

“过来找安西?”薄情微笑:“可能不太方便。”

薄锦一愣,然后就和薄情小小打听:“他们……”

薄情仍是微笑,清峻的面容在皎皎月光下极为好看……

薄锦倒也不执着:“行,明天再说吧。”

她和薄情关系不错,一边走一边说话,薄情不免问起了那位罗伯特先生。

薄锦沉默了一会儿才说:“不可能的事儿。”

不光她觉得不可能,整个北城都觉得不可能。

薄家这一项家规,是铁板上的钉钉,无人能破,谁敢串种打断谁的腿……

薄锦的好闺蜜唐媛,那位名动北城的顾太太,之前还担心着薄锦和罗伯特成了,那么明珠以后就更受制于人,这会儿倒是完完全全地放下一颗心了。

此时,薄锦这样说,薄情也就不多说什么……

想不到的是,次日,北城发生了大新闻。

尊贵的罗伯特先生,迪斯尼亚太区的总裁亲自到了思园薄家。

罗伯特先生十分有诚意地穿着中式袍子,带着礼物,像古时不得大家长待见的小生一样,长跪在门前乞求。

这一幕,震碎了所有人的认知。

大新闻啊!

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记者,拍下这一幕上了新闻,上面满满都是罗伯特先生的诚意……

北城震动了。

这位亚太总裁是认真的!

不只一天啊!

薄年尧一天不见他,罗伯特先生每天清晨抽出两个小时,在思园门前长跪不起……那诚意满满的。

第一天,薄年尧不为所动。

第二天,还是不为所动。

第三天,薄夫人有些崩不住了,“是不是叫进来见上一见?这样太不近人情了!”

薄年尧笑笑,喝了口茶,“我的妹妹就是这样好追的?知道那记者是谁弄来的吗?”

薄夫人一愣:“难道是他自己?”

薄年尧又是一笑:‘难不成是我?’

他摸摸下巴:“夫人,他诚意确实是有,但是既然叫来了记者……咱们妹妹的脸面也被他拉在一起了,那不妨就多跪几天。”

薄夫人一想,是这个道理啊!于是也泰然处之!

整个北城,就看着薄家这样冷着尊贵的总裁,都在想这位总裁八成受不住,再好也不想追求了,但是没有想到,罗伯特一跪就跪了一个星期……

真真是给足了薄家面子!

当然,薄家姿态也放得高高的,不让薄锦委屈。

规矩打破,总不能悄无声息是不是,总得惊天动地一些来得好……

第七天,薄年尧终于愿意见他一面了,谈了两三个小时,放人。

同一天,薄家大家长宣布,薄锦的婚姻自由……

薄夫人去找薄锦时,顾安西正在教薄锦打冰球,她什么玩得都好,家里的长辈都被她带野了……

薄夫人满面春风地过来:“你哥哥还是疼你的,这事儿,成了。”

薄锦没有出声。

顾安西推着她,“姑姑快花前月下去。”

薄夫人顿了一下,面上出现虎狼姿态——

外面多少人在说她小姑的闲话,说什么老外不当真的,结婚很快就要离婚什么,还要签婚前协议啥的……

呵呵,他们薄家缺钱吗?

不过,那位罗伯特倒是特别地体贴人,不但提出了很多合作项目,另外还主动提出效仿中国男人,他个人财产愿意无条件让太太管,当场就带了律师过来,数百亿的姿产和薄锦共享。

虽然薄家不在意钱财,但是在意这份心意,薄年尧当即就同意了,还让人拟了一份嫁妆礼单,丝毫不逊色于罗伯特先生……

薄锦的姻缘,那是风风光光的,把一众北城太太们可嫉妒坏了。

因为罗伯特上了一组杂志,人家健身拍的——

修长身躯加上自律,身材极佳,人又英俊,还愿意长期居住在国内,甚至已经买好了婚房和58克拉的大钻戒……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