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7章 回忆杀!以后,我是你师父(1 / 1)

顾安西蓦地退后一步,“不要随便碰我。”

“一只炸毛的小猫。”男人轻笑。

他并没有为难她,反而让开了距离,“太瘦了,吃点东西吧!”

他按了一个铃,接着就有人送东西过来,那人也是戴着面具。

食物很香,散发着阵阵香气。

‘暗黑’缓缓开口:“这一个月你都是靠营养液维持生命,食物这么香,不想吃一点吗?”

顾安西扭过头:“一点也不想。”

男人坐过去,“口是心非可不太好。”

他开始用餐,哪怕是隔着一层面具竟然也能十分优雅……

顾安西不看他,不看他就能抵制想吃的欲一望,可是食物的香气阵阵飘过来,她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咕两声。

“想吃不是罪恶。”男人的声音带笑,十分温和。

顾安西仍是倔强:“我一点也不想吃。”

“是吗,那就饿着好了。”男人优雅地用完餐,起身让人收拾了,随后微笑:“明早,我会过来一起用餐,这是你的房间。如果你不吃我也不会勉强你……人的体能极限是七天,你最好能多撑几天。”

说完,撩了一下皂色长袍,缓缓走出去。

顾安西当然不会自愿被困在这里,等男人离开她就逃跑了——

半个小时后,她被拎着回来,扔在沙发上。

男人黑衣黑袍,面上有面具看不出表情,但是声音十分淡:“这里山形很险,外面还有野兽,最好不要乱跑!”

顾安西坐起来,瞪着他,奶凶奶凶的样子。

可是这时肚子却又咕咕叫了两声……

男人的声音平静:“过了饭点,不可以吃东西。”

“我不会吃的。”她握着拳头,愤愤地说。

男人微笑:“你好像很不服气。”

顾安西不理他。

男人忽然坐了下来,就坐在她身边的位置……

她立即就弹跳起来,不愿意和他坐一起。

可是她才起来,腿一麻就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——

一只手掌轻按在她的肩头,她根本无法动弹。

男人目光幽深:“以后我是你师父。”

“我不要。”顾安西冷声:“我要回家。”

“你没有家了。”男人声音凉薄,“除非你能打败这里所有人,否则你无法踏出这里一步。”

顾安西盯着他。

男人没有再解释的意思,缓缓起身:“好好休息,明天起开始训练。”

“我不要训练,我要回家。”顾安西冲过去想和他打一场,但是男人轻轻松松就制住她,像拎一只小猫一样又把她扔回了沙发。

“最好不要惹怒我,否则我会惩罚。”薄凉的声音落下,人接着就离开了。

顾安西对着他的背吡牙,男人忽然掉过头,静静地看着她。

顾安西顿时就像是炸毛的小猫一样,把脸别到一旁。

男人开口:“太多的情绪,并不是好事。”

说完,是真的离开了。

还把灯给灭掉了,四周一片黑暗……

顾安西摸着黑爬到床上,也没有睡觉,靠着床头坐着伸手抱着自己的膝盖发呆。

她没有家了。

爸爸睡着了,妈妈要嫁给别人。

她的鼻子一酸,可是她又不愿意哭出来,就这样挺着把小脑袋搁在手臂上……

另一间更为复古华丽的屋子,男人静静地站着。

手下对他说:“没有睡,一直坐着。”

“那就让她坐着好了。”男人淡淡开口。

手下又说:“她可能还会逃跑。”

男人转身,面上没有面具,面容清隽俊挺,“等她累了、挣扎不动了,自然就会乖乖的。”

手下慢慢地退下去……

男人仍是站在那里,看着墙壁上的投影。

那个小东西蜷成一团,但是她很警戒,像是知道四周有摄相头一般……

“真是个有意思的小东西。”男人的薄唇轻轻吐出:“罗林,诺贝尔奖,剑桥双学科,教育会长……顾家怎么舍得扔掉这么个小家伙的。”

男人又默默地看了好久,才和衣躺下。

身为‘暗黑’的主子,他睡得向来极浅,天微微亮时,门口一阵急促的敲门声:“主人,她又跑了。”

男人一撩黑袍,面上已然戴上面具。

他眯着眼:“怎么会跑的?不是设置了路障吗?”

“属下无能,被破解了。”手下垂首。

男人并不管他,直接亲自去捉那个小东西……

这一次,他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才在山脚下找到她,再差几步,就要被她逃跑了。

男人几下就把她捉住,拎起来——

顾安西大骂,各种问候,男人的声音淡薄:“一会儿,你可以尽情地骂个够。”

半个小时后,顾安西才知道他的意思。

她被扔进了一个笼子,里面关着一只老虎!

妹的!

男人站在笼子外面,幽幽眸子注视她,“现在求饶还来得及,保证以后不跑了。”

顾安西盯着那只兽,背后都起了一身的冷汗。

“那只兽和你一样,几天没有吃东西了。”男人好心解释。

顾安西气得大叫:“你每个徒弟都是这样过来的吗?”

男人垂了眸子:“我头一次收徒。”

顾安西咬牙:“我的荣幸。”

她盯着那头兽,轻声说:“是不是我能活着出来,就放我走?”

“不,只会让你活着有机会再逃跑,下一次是两头兽。”男人淡淡开口。

顾安西手指握紧,男人又开口:“现在认怂,还来得及。”

“不需要!一会儿我会亲自烤了它!”顾安西盯着那头兽。

兽也盯着她。

她想吃了它。

它也想吃了她!

嗷……地一声,兽扑了过来……

鲜血,毛发乱飞……

笼子里生与死。

笼子外,男人面色淡薄——

他身边的手下紧张得汗都出来了,生怕那个小姑娘被撕了。

一个小时后——

终于,分出了胜负。

兽嗷叫一声,轰然倒地……

顾安西站在一片血腥中,并没有好哪去,衣服破了、小腿那里被抓出几道长长的血口……

男人嘴角微微上扬,侧头轻声吩咐,“把那头兽烤了。”

说完,他钻进笼子,及时接住那具沉下的纤细身体——

幽幽黑眸垂下:“真是顽强的生命力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