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3章 顾安西命格已改!人中龙凤(1 / 1)

唐媛看了看丈夫一眼,无声请求。

明珠的事情不能让顾安西爆出来,否则事情弄大了就是声败名裂了,对她的未来影响很大。

说完,她又轻声问顾安西:“当时你为什么不拿出来?”

顾安西微微一笑,略有些凉薄地开口:“我体谅顾太太一片慈母之心,这又有错了?”

唐媛竟是辩解的话也没有,最后同顾远山一起离开了。

倒是沈从文留下了,不知是顾远山的意思,还是沈从文自己的意思。

顾安西让年轻律师先离开了,风眠觉得自己也不便留下,只在离开时看看周云琛又看看沈从文——

他和沈从文算是熟人,这会儿意味深长地笑了笑:“从文,我怎么觉得你和以前不大一样了。”

沈从文心下大震,极为不自然地轻咳一声:“风律师你想多了。”

风眠的表情意犹未尽:“从文,你跟着顾远山是可惜了,要不弃暗投明跟着我们小顾总,和周兄一左一右辅佐,这岂不是相得益彰?”

沈从文的脸上更是热得可以,一震,正好对上周云琛略深的目光,于是略略低了头:“风律师说笑了,我跟着顾先生做事习惯了。”

风眠笑眯眯的:“习惯是可以改的嘛,你跟着小顾总只会更好,而且顾先生不是说了嘛,是一家人,我想你跟过来顾先生也不大有意见的,或者是……”

此时风眠心中恶趣味满满的,又对着顾安西说:“安西你说是不是,到时谈条件就把从文列到条件里,把他弄到你身边来……”

顾安西人精一样的人,这时又哪里猜不出来风眠打趣的是什么,于是托着下巴幽幽地说:“风眠,最近我才知道凤兮竟然有喜欢的人了,你猜是谁?”

风眠一愣。

凤兮?

不是一个ai吗?也能喜欢男人?

顾安西笑眯眯的:“风眠你回去看一下凤兮的日记,看完就知道她喜欢谁了。”

“这么玄幻啊!”风眠勾起了兴趣,他心里觉得那人一定是薄熙尘。

他们主仆相处最多不是?

但是他晚上回去一看,就懵掉了——

竟然是他风眠!

啊啊啊啊……风眠后来无法直视凤兮了……

此时,送走了风眠,顾安西淡淡一笑:“云琛,就这样吧,后面顾远山应该亲自找我,你忙你的。”

周云琛笑容可鞠,“好。”

顾安西竟然也这么地走了,沈从文目光复杂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声音缓缓:“她对顾先生当真一点感情也没有?”

周云琛的声音冷下来:“你该问问你的主子对她有没有感情,问问你那位好主母何曾有一丝母亲的怜爱!沈从文,如果能选择,我想安西并不愿意自己是他们是自己的血亲。”

沈从文死死地盯着周云琛一会儿,忽然吐出一句话:“你喜欢她!”

不是询问,而是肯定。

周云琛也没有否认,只是静静地喝着咖啡,目光落在沈从文的面上。

沈从文又盯了一会儿,这才握着面前的杯子,手指竟然有一丝颤抖。

周云琛笑笑:“从文,你不是说你不爱吃狗肉的?”

沈从文抬眼。

周云琛又是似笑非笑的可恶模样:“还是口是心非?”

沈从文少有失礼的时候,这时却是拉开椅子掉头就走。

周云琛仍是坐在那里,慢条斯理地喝着咖啡,笑得从从容容的。

……

顾家别墅。

气氛十分地低迷,顾远山一个人关在书房里,谁也不见。

唐媛就在门口守着,顾明珠小声地问唐媛,唐媛只淡声说让她去做自己的事情。

顾明珠上楼时。

唐媛又敲门:“远山,你让我进来,有事情我们一起商量商量。”

顾远山没有让,他一个人在书房里占卜。

他从咖啡馆里回来就关着自己,独自地占卦。

占的不是旁人,正是顾安西。

第一卦出来时,他简直是不敢置信。

竟然卦象和从前大不相同,他清楚地记得顾安西出生后他占了卦后的震惊,就和此时的震惊是一样的。

天降魔丸!

而现在,人中龙凤!

这其中,当真是一个天一个地。

顾远山不信,疯了一样地占了一个下午,手都要占出血了都停不下来,可是每一卦,都是同样的。

顾安西的命格:人中龙凤。

他终于信了,坐在那里喃喃地说:“命格已经改变,已经改变了。”

任唐媛在外面叫死,他也听不见,只沉溺在震惊中。

到了下午五点时,沈从文来了,唐媛就像是抓住浮木一样迎上去:“从文,远山回来以后一直关在里面谁也不见,你帮我劝劝他。”

她犹豫了一下又说:“从文,明珠就像是你妹妹一样,这一次你一定要帮帮她,她不能身败名裂的,她年纪小容易做错事情。”

沈从文何等聪明的人,早就猜到了,淡声说:“她年纪小,您应该正确引导的,如果您能把安西和明珠同等对待,也不会这样了。顾先生这时大概是恼了您隐瞒真相。”

他顿了一下:“顾先生之前一直很信任明珠,没有想到她说谎。”

唐媛一脸都是焦急:“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,从文,你帮帮她。”

沈从文轻叹一声:“有些事情我是帮不上忙的,全看当父母的怎么处理了。”

说着,他敲了下门:“顾先生,是我。”

里面终于传出声音:“从文?你进来。”

沈从文推门而入,唐媛拉着他的手臂,不放过最后的机会。

沈从文低语:“依我看着顾安西的行事风格,大概不会做绝……不过以后我劝您也低调一些,别总是针对她了。”

他又说:“现在的顾安西,早就不是以前任人捏圆搓扁的小婴儿,您必须认清这一点。”

唐媛面上血色全无。

沈从文已然进去,关上门。

书房里,只有幽幽的光,因为窗帘都被顾远山拉上了,灯也没有开。

就着幽幽的光,沈从文看着茶几上摆放的罗盘,心中一震。

顾远山这些年极少占卜了,除非有大事。

而现在这样一个情形,是占出了什么样的结果出来顾先生才会如此这般?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