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3章 爽!我就是奸商!3000字(1 / 1)

但是她越是怕什么,什么就来。

次日,顾宁大魔王不但查出了天价购买,化验部还检验出这批贵重的菁含量不行……

顾宁大怒。

她先把唐媛公事公办地痛批了一顿,随后又去顾远山那里告状:“大哥,顾氏真的用了这批菁的话,用户会有百分之五十的机率烂脸!”

她又冷笑出声:“那顾氏的百年基业也就玩完了。”

顾远山都震惊了!

他扶着扶手缓缓站了起来:“品管部不是向来由你管控的吗?”

顾宁呵呵两声:“以前我一手抓挺好,偏偏有人觉得我一家独大非要在中间插一手,大哥,唐媛明明就只适合在家里喝喝茶,陪你应酬应酬,你非得让她管理这么重要的部门,明摆着就是不信任我!”

这一次给顾宁抓到了唐媛的把柄,自然是要往死里踩她。

顾远山皱了眉:“你大嫂之前不是干得挺好?这次也是意外。”

顾宁不怒反笑:“大哥,你这是温柔乡里泡软了啊!薄家,一出手就有50l的菁,这个关系不好好处,反而到国际上买高价烂脸的玩意儿回来,这么大的失误大哥就没有处罚的打算吗?”

顾远山和着稀泥:“给你大嫂一点面子。”

顾宁昂起下巴:“我是顾氏的顾总,我必须处罚她,大哥如果觉得我做得不当的话,开除我好了。”

她是有底气这么说的,顾远山满心都是占卜,公司的事情几乎是她过问,她辞职的话谁来管?

长情是不肯管的,顾明珠?

呵呵呵,忙着写什么青春(蛋)痛吧!

顾宁强势,顾远山也挑不出她什么错处,下午,唐媛就被开会批了。

顾宁,顾总,对下属向来尖酸刻薄,这一次也不例外。唐媛走出去时,眼睛都是红的,十分屈辱。

走回自己的办公室,把文件扔在桌上坐下,心里一肚子的委屈。

这一次远山竟然没有帮她,让她在顾氏那么多中高层面前丢了脸……而且这一次的损失顾宁让她一力承担。

虽然说几千万不是什么大数目,可是这口气她咽不下去。

她知道顾宁的心思,就是要霸占顾氏。

她不会让她得逞的,她的明珠才是顾氏名正言顺的继承人。

唐媛有些烦心,想到了薄锦,虽然薄锦说过不能再借菁给她,但是她还是想试一下。

她拨了个电话过去,响了十来声薄锦才接起,声音放得特别轻:“媛媛,有事?”

唐媛轻吐出一口气:“薄锦,这一次你一定要帮我。”

薄锦沉默片刻,才轻声说:“你是想要菁吗?”

唐媛有些激动:“你有办法?”

薄锦握着手机站在云熙医院的顶级病房内,顿了一下:“我帮你问一下吧,一会儿给你电话。”

唐媛点头:“行,薄锦这一次你一定要帮我!”

薄锦只是淡笑,并没有说什么。

放下电话,她回头看看顾安西:“崽崽,刚才你说到安普公司开始经营菁元素,是不是?”

顾安西靠在床头,“是她想要!”

薄锦坐过去,摸摸她的小脑袋:“我不是为她说话……就想问你一下,这个生意做不做。”

“做。”顾安西很轻地说:“当然做。”

她看向薄锦:“如果意气用事,还怎么打开门做生意,是不是姑妈?”

薄锦看向一旁的薄夫人:“安西真是个干大事的。”

她又说:“放心,不该说的我一句不说。不管我和唐媛过去有什么样的私交,我总是姓薄。”

过去还没有什么感觉,现在她宝贝上了安西以后,就越是觉得唐媛挺荒唐的。

亲生的孩子都不要!!!

薄夫人笑容满面:“薄锦你总算是想明白了,之前我还寻思着你再和唐媛暗渡陈仓的话,我可得好好想个法子治治你了。”

薄锦也笑:“大嫂快别,您的手段我可吃不消。”

说笑了几句,就打了电话给唐媛:“你记一下号码,是一个叫安普公司的,不过价格不比你这次买的便宜,但能保证是百分之百纯。”

唐媛松了口气,这件事情总算是落到了实处。

下一次开会,有了底气,又开始和顾宁针锋相对起来……顾宁得知有这么一个安普公司,也有些纳闷。

国内没有这项技术啊!

可是当采购部人员把菁提取回来,一检验——

百分百!

特纯!

顾宁叫来唐媛:“你怎么只购进了1000ml,这样的机会为什么不多存一些?”

唐媛笑得有些矜持:“顾总,人家仓库里大把,但就是不卖,你说我有办法吗?”

顾宁眯着眼:“那就是饥饿营销了!”

唐媛轻轻开口:“现在这东西特别地紧俏,安普公司又掌握了核心技术,怎么能不狠狠地宰我们?”

顾宁看着她:“那是你无能!”

顾宁顾总亲自登门拜访安普公司负责人,但是那个叫周云琛的年轻人,年纪轻轻,特别会打太极拳,什么自己看着光鲜其实也是个打工的,大boss的策略就在这,想买就拿着钱钱乖乖排队,不想买的话,门在右侧。

顾宁从安普公司出来,一肚子的火气,坐进车里狠狠地抓了抓头发,这才想起来那个孩子住院的事情,于是吩咐司机去云熙医院。

下车时,顾姑妈已经又是商界女精英的模样,一身黑色香奈儿,爱马仕手袋,趾高气昂地到了顶层。

警|备已经撤了,顾宁带着助理进了病房。

薄夫人和薄锦都在,陪着顾安西说话,那亲热的劲儿让顾宁不大惯。

矫情!

“小东西,我来看看你。”顾宁踩着高跟鞋进去,作戏一样看向薄锦:“太阳从西边出来了,薄副总竟然没在云熙集团死而后已,反而在医院里照顾病人,我们家安西真是好福气啊。”

她向来是尖酸刻薄,薄锦也不是吃醋的,两个人唇枪舌战了一番。

薄夫人权当没有听见,哄着她的崽崽多喝一口汤。

顾宁和薄锦杠完,坐下后就吐槽:“薄锦你介绍的那个安普公司,什么公司啊,简直就是奸商……”

薄锦不动声色地看看顾安西。

顾安西垂着眸子,乖乖在喝汤。

薄锦这才看向了顾宁,“做生意就是这样子的。”

顾宁轻呵一声:“薄锦你以前不是最看不惯这样的吗,怎么现在完全就是两套标准?”

她眼珠子一转:“你和安普公司,是不是有什么业务往来?”

薄锦失笑:“哪有什么业务往来,你可以去查一下现在有多少家企业在安普购买菁?人家没有一点手段,怎么做大做强?”

顾宁陷入了沉思,一会儿开口:“如果我们顾氏能提纯出菁来,也能日进斗金了。”

不过她很快就摇头:“但这是不可能的,提纯菁这项技术国内没有,再说也没有那样的资源。”

所有,只能任人宰割!

薄锦听着她自言自语,不由得又看看顾安西。

顾安西还在喝着鲜美的汤,那乖乖的模样一点也不像是日进斗金的奸商。

顾宁有心事,来去匆匆。

薄夫人看看她带过来的东西,含笑说:“顾宁倒是有心了,东西选得不错。”

薄锦则是轻叹一声:“如果她知道安西就是安普的幕后老板,大概就不会精心挑选礼物来了!”

薄夫人笑眯眯:“我们安西真能干呢!”

薄锦拿着一个计算器在算安普一年耗掉多少菁,安普一年要挣多少钱钱。

算完,她目瞪口呆。

顾安西在她计算器后面多加了一个零,淡声开口:“姑妈,安普的业务不但在国内风声水起,也已经销往国外了。”

碧水云天真是个好地方,取之不尽用之不竭!

但是……顾安西微眯了眼。

当她这样大肆用菁元素敛财,当她在北城大毫不低调,那背后的人,应该很快就要跳出来了吧!

薄夫人看着顾安西的神情,伸手:“崽崽?”

顾安西微微笑了一下,薄夫人觉得自己刚才一定是看走眼了。

薄锦再次目瞪口呆,回神后赞许:“安西这种经营方式是对的,如果让下家屯积大量的菁,市场便不能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。”

她顿了一下,“大嫂,这么和你说吧,就是安西想让哪家公司关门就关门,因为国际上菁几乎买不到了,大量都用于军|事。”

薄夫人哦了一声:“原来我们安西这么厉害啊!”

薄锦疼爱地摸摸顾安西的小脑袋,“对啊,这次不就是又得了个国内大奖,简直就和吃白菜一样。”

薄夫人就特别地得瑟:自家儿子真会找啊,去青城拣了个大宝贝回来。

这阵子年尧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:远山无福啊!

薄母冷笑,那一对没有天良的父母,何止是无福,简直就是要折福。

安西现在的模样在这里,小婴儿时可见多么好看了,顾远山和唐媛也当真是舍得,现在把顾明珠如珠似宝,他们安西的模样比顾明珠差,还是才艺差了?

简直高了好几个档次好不好?

不过,薄母才不会去理论,有些人啊自己愿意作就让她作!

到时哭,可不要来他们薄家认亲!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