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1章 顾安西,想结婚吗?(1 / 1)

顾长情的额头挂了彩,有点儿狼狈的样子,薄熙尘淡笑:“这是来包扎的?”

顾长情不以为意地笑了一下:“这点小伤哪里用得着包扎!我是来吃饭的。”

说着就过去坐在顾安西身边:“帮哥哥装碗饭过来。”

顾安西哦了一声,跑到厨房里替他盛饭了。

薄熙尘笑笑,坐在对面:“你好大的面子,安西都没有给我盛过饭。”

顾长情拿纸巾把额头的血迹擦掉,“薄熙尘,你这过得也太卑微了吧!”

薄熙尘轻笑。

顾长情看看他,不是滋味地说:“当我没说。”

说话的功夫,顾安西把饭给顾长情盛过来了,放在他面前。

顾长情默默地看她一眼,大概是今天想起往事……总觉得看见她时心情不大一样。

顾安西也默默地扒饭,不时地看顾长情一眼。

如果不知道他们是兄妹,薄熙尘觉得自己现在就可以把顾长情轰走了。

好在顾长情也没有打算久待,吃了顿饭抹了下唇,又摸摸妹妹的小脑袋:“咱们北城见了。”

顾安西倒也乖乖地点头:“好。北城见。”

顾长情很快就离开了,薄熙尘送了送。

回来时见着顾安西坐在沙发上发呆,他坐过去,“怎么了?”

顾安西小脑袋搁在她的肩上:“薄熙尘,我总觉得顾长情可能因为我过得并不开心。”

“嗯?”他的声音温柔:“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?”

“就是感觉啊。”她抬眼冲着他笑了一下,“薄熙尘,那你过得开不开心?”

他把她按在沙发背上,低喃:“我开不开心,你不知道?”

顾安西的脸有些烫:“你怎么又扯到那里了啊?”

“哪里,嗯?”他和她好久没有独处了,此时不免情动。

顾安西手指轻轻地玩着他的扣子,垂着眼,眼睫轻轻颤动。

这样美好的时候,让人十分放松,薄熙尘的声音又沙哑了些许:“顾安西,你想不想结婚?”

顾安西有些懵了,“你怎么想起结婚了?”

头动了动,想起来,但是他的手掌轻按着她的肩。

看似不用力,实则很强势。

她只得软着声音:“现在不是很好吗?”

他俯低了身子,薄唇贴在她的耳侧:“是我想结婚。”

顾安西睁大眼睛,然后就笑了起来。

他也笑,拉她起来揉揉头发:“好了,等你毕业再说。”

顾安西盘着腿坐沙发上,拆了一袋零食:“薄熙尘,看不出来你也会冲动。”

他眸子里有着点点暖意,轻吐出几个字:“因为是你。”

说完就起身,因为是白天,她又这么小——

薄医生想想,还是觉得不妥。

看着他去实验室,顾安西在他背后嚷嚷:“这是表白吗?”

“你说呢顾安西。”他竟然又回来,捉住她小惩一番。

放开她时两个神情俱都满足,额头抵着,他的气息微乱:“是不是就想我这么对你?”

顾安西见他大有不罢手的样子,撒娇求饶赞美,他这才算是放过了她去做他的实验了。

顾安西继续吃着她的零食,正好空了就画了几幅漫画,上传更新。至于留言什么的还没看,李局就找上门来了。

小李这一次不是一个人来的,还带着太太。两人拎着各种补品水果,满满当当的。

顾安西把他们迎进来,也没怎么摆架子,直截了当地问有什么事。

李局看看太太。

太太又看看小李,这才温言细语:“我早就听我家老李说起会长你的事迹,心里一直特别地想见一见……”

顾安西轻咳一声:“叫我安西吧。你是王沁的干妈,也算是我的长辈了。”

威风嘛,在外面摆摆就成了,私下里两个年近50的一口一个会长,哪吃得消啊!

李局夫人松口气:“那我就这么叫了。”

小李特别地惶恐啊,拿手挡了挡自己的太太,小声叮嘱:“会长客气,你还当真了?”

李局夫人立即又改口:“还是叫会长吧。”

顾安西看着李局:“那可没有办法正常对话了。”

小李一听,懵了。

还是李太太机灵,亲亲热热地拉着顾安西的手:“那我就叫安西好了,是这么个事儿,咱们家王沁听说你要去北城了,回来哭了几趟……”

这会来事儿的人,通常话到一半。

顾安西自然懂,“她也想去北城大学?”

其实,以李局的能耐想把王沁弄到北城大完全没有难度,现在却是来找她,自然是有别的想法——

小李,怕再提一提的梦想破灭,弄个孩子给顾安西当挂件。

试想,每当会长大人看见王沁这孩子时,是不是会想起小李来?

当然,王沁哭几回的事儿是真的,想去北城大也是真的。小女孩嘛处得好,想在一起,当爹妈的都要努力地满足,是不是?

小李夫妇这么巴巴的,顾安西笑笑,“她想去当然没有问题了……不过……”

小李立即表示:“住宿什么的,我们会好好安排,还会让个秘书跟过去,请会长大人放心,王沁这孩子是绝不会打扰会长的私生活的。”

顾安西:这哪是哪啊!

小李其实也听说啦,会长牛,会长找男朋友的手段更牛啊。

薄教授,就是北城那尊大佛啊,现在不光是他小李,整个青城大大小小的权贵谁不想着办法来巴结薄教授?

林市前阵子,不是送了一柄玉如意来着?

他听说,林市过阵子就要往省里调了,看来这柄玉如意是相当地得薄教授喜爱啊!

现如今,投其所好那是太重要了!!!

小李眼尖地一瞄,就看见那柄玉如意放在办公桌上面当镇纸用。

小李惊叹:不愧是权贵高门啊,这么个皇宫里出来的东西,就随意放在桌上。

小李想着拍马屁,于是起身过去拿了那柄玉如意一边欣赏一边很懂的样子:“这柄玉如意当真是好东西啊,听说某皇帝平时最爱和妃子一起赏玩的物件,不料放在薄教授这里,就是寻常的一件小物件。这眼界,真真是高得让我汗颜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