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6章 颜颜,一起吃个饭吧5000字(1 / 1)

楚颜不愿意再说那些话,轻声开口:“电脑不是有问题吗?我一会儿还有别的事情。”

楚慈倒也没有再为难她,给她指了指电脑的毛病。

问题挺大的,是全公司性的集体瘫痪,楚颜用另外的接收器打开电脑,电脑打开后一排一排的数据刷过,她轻声开口:“被黑了。”

楚慈就站在她身边,“需要多长时间?”

楚颜想了想:“两个小时。”

完了她又说:“两百万酬劳。”

楚慈笑了笑,摸出一支烟来叼在唇上,随后就站在一边儿抽。

楚颜知道他是同意了,于是就继续做事,她的手指修长好看,很白皙,和过去不同的是过去指尖总是带着一些小婴儿似的圆,现在则是完全没有了。

楚慈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她,忽然就问:“你真的爱他吗?”

楚颜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,只淡声说:“我是来工作的。”

“可是我想和你叙叙旧。”他低语。

他不得不承认她已经是个成熟的女人了,不再和以前一样是小姑娘,所以他也和以前不一样,是按着对待女人的方式对她。

楚颜愣了一下,“等我忙完了。”

她想,总是要和他说清楚的。

她的技术确实是很好,很快就把工作忙完了,公司一运行就正常了。

尹秘书确定可以后过来请他开会,楚慈坐在办公桌前写支票,头没有抬:“会议改到明天吧。”

尹秘书愣了一下,随后就意识到什么,微笑着说好就退出去了。

楚慈仍是低头把支票填完了,写好最后一笔他轻轻撕下,放在楚颜的手掌心:“公司还顺利吗?”

楚颜看着支票,“才开始。不过也不急。”

他是知道的,她一直挣着钱,以前手里就有不少,自然不会为生计发愁,开公司大概也只是兴趣。

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就问她:“我之前给你的卡,为什么一直没有用?”

楚颜慢慢地把支票放进自己的包里,淡笑:“找不到理由。”

就连叫他一声哥哥都难,怎么好用他的钱?

楚颜笑得苦苦涩涩的,又想起前几年在楚家的那杯茶来……

楚慈深深地看她,猜出她心情不大好,于是起身,“一起吃个饭吧。”

虽然明晚也会一起吃饭,但总归是不同的。

楚颜犹豫了一下。

楚慈就静静地等她,时间久了他问:“是白荀不同意吗?还是怕他不高兴?”

楚颜只说:“走吧。”

楚慈想问她要不要交待一下,可是话到嘴边又觉得这话太酸了,就没有说出口。

两人默默地到楼下,楚慈打开车门:“上车。”

楚颜摇头:“我自己开了车过来。”

说完她走到他的窗边:“就是上次你遇见我的那间餐厅吧。”

楚慈目光锁着她,好久,笑了笑。

他先把车开走了,楚颜看了一会儿才上车。

到了车上,她把东西放下就拨了白荀的电话。

他好不容易休息,在家里睡觉,接了电话以后有些小脾气。

楚颜轻声说:“我在外面吃个饭可能会迟点儿回来。”

白荀的脾气顿时就没有了,立即就坐起来,抓抓头发:“和谁?”

“楚慈。”楚颜很平静地说:“正好你们公司的电脑出故障了,我接了业务。”

她一句你们,说明她知道了很多,白荀的声音顿时没有了。

楚颜轻声说:“你怎么不说话了,也不问我什么?”

他闷闷的:“我晚餐怎么办?”

话里,多少有些撒娇的意思。

楚颜笑了起来,很愿意在这个时候哄哄他:“我少吃一点,回来以后再和你一起吃好不好?”

他总算是满意:“我再睡一会儿,回头去接你,把地址发给我。”

“不用了,我开车来的。”

白荀想了一下:“那我打车过去。”

他坚持着,倒也不是说去窥探什么,单纯地觉得她忙碌了一天还要应付楚慈大概也会很心累,就只是想在自己闲下来的时候能对她好一点儿。

楚颜嗯了一声,随后就把地址发给他了。

白荀看着地方,躺了下去……

倒是没有再睡着了,而是掐着时间。

现在才五点,随便吃点儿东西也得八点左右……他越是想越是睡不着,干脆跳起来去冲了个澡,换了套干净清爽的衣服,戴了墨镜开车去了那家餐厅。

他过去后,车也没有下,就坐车上等。

餐厅里,楚慈先到就点了菜,楚颜吃什么他自然是清楚。楚颜到时,菜上齐了。

餐桌在角落里,挺隐秘的,说话不会被打扰。

楚颜过去坐下,也没有避忌他,慢慢地喝完了半杯水。

楚慈一直盯着她。

他发现她和以前的行为举止很不一样了,也不是光说长大了,而是性子沉稳了。

以前的楚颜风风火火,看着就是一个在蜜罐里长大的小孩子,现在的她……和过去截然不同的两个人,就是外表也不大一样了。

可是,他仍是渴望她。

她回来,他们也见过好几次了,但他就是握一下她的手的机会也没有。

楚慈长长地吐出一口气:“先吃饭吧。”

他说吃饭,楚颜就真的只吃饭,当是一场寻常的久别聚会而已。

她吃,楚慈却是没有动几口,大部分时间都看着她吃。

许久,他才自虐式地又问她:“你爱他吗,还是因为想回来必须找个男朋友?”

楚颜盛了一碗汤,“你真想知道?”

楚慈没有出声,如果可以现在他很想抽一支烟。

楚颜挺坦诚的:“喜欢,至于爱不爱……不走到最后谁知道呢?”

“那他呢?”楚慈紧盯着问:“你们两个都是认真的吗?”

楚颜浅浅地笑了一下:“应该是吧。”

“我们。”她很轻地说:“住在一起试试,如果合得来准备结婚。”

楚慈手指握得死紧,额头青筋几乎暴起了,可是他还得死死地忍住因为他怕吓着她,她好不容易心平气和地愿意和他吃顿饭。

他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为她挟了菜:“多吃点,好几年没有吃北城的菜了。”

楚颜默默地吃完,又略坐了坐,都是随便聊了几句。

后来,实在是没有什么聊的了,她轻声说:“我回去了。”

楚慈坐在那里,“再坐会儿吧。”

这一次过后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坐在一起吃饭……他心情很复杂,反复游移在放手和不放手之间。

他父亲让他去追求自己的幸福,可是他哪里能放得下手?

他怕的……不是伤害他母亲,而是有一天他真的和楚颜在一起了,再次面临那样的选择,那时他会不会再一次丢开她。

楚慈是真的没有把握。

并不是不爱她,而是有很多事情身不由已。

他说再坐一会儿,楚颜这一次拒绝了,她起身:“白荀在等我。”

虽然一个电话没有,但是她知道他大概已经过来了。

楚慈恍了下神,跟着起身追着她出去,经过前台时丢下一千块。

停车场,白荀见着楚颜出来,立即就跳下车,“吃完了?”

楚颜嗯了一声:“挺饱的了,怎么办?”

白荀把她拉过去,双手捏她的脸,然后就往两边拉……楚颜疼得嗷嗷叫,伸手拍开他的手:“这么凶残啊!”

“我等了你两个小时了。”白荀抱怨。

楚颜把包扔到他的车上,随后挺无奈的:“不是说了八点吗?”

“等不了了。”他有些无赖地抱着她:“怕你和别人跑了。”

楚颜叹息一声:“只是吃个饭。”——应该说的话说完而已。

白荀又不满地说;“一会儿回去你给我下个鸡蛋面补偿一下。”

他摸着肚子可怜巴巴地说:“我一天没有吃东西了。”

楚颜简直气死了,把他推上车,自己坐了驾驶座。

她侧头:“有没有带糖?”

白荀向来有些低血糖,听见她这样说乖乖地从中控拿了一颗剥开了放进嘴里,随后就关上自己这侧的车门。

其实他余光是有看见楚慈的,但他装没有看见。

开玩笑,看见了大概又得吃上两个小时的饭……

一路上,楚颜都没有怎么出声,白荀忍不住开口了:“和旁人吃饭的是你,现在反倒是你摆了个脸色给我看,是什么道理?”

楚颜专注地开车,过了一会儿才轻声说:“你明明可以好好照顾自己,甚至还能照顾我,但你就是故意装作照顾不好的样子,让我记得你,是不是?”

白荀挺傲娇的:“年轻的男人都这样。”

楚颜看他一眼,不出声了。

回去后,他分不清她是不是生气了,但她却给他下鸡蛋面。

白荀忍不住还是过去看,楚颜打了个鸡蛋进去,一边轻声说:“到餐厅等着一会儿就好了,先吃个水果。”

白荀没有走,从身后抱住她,下巴搁在她的肩上:“生气了?”

“没有。”楚颜掉头,看着他:“你呢,生气了?”

“有一点点。”他上前,一手托着她的脸蛋,低了头亲她:“有一点儿酸酸的。”

楚颜抱着他的腰:“你确定要这样,一会儿面就好了。”

他把她轻轻压向流理台,声音哑得不像话:“其实你的手艺还不如我。”

说完他低头吻她。

他从未如此失控过,他和她一直是那种很淡的情感,不激烈,好似在试探的地步,彼此都能随时抽身而出也不会伤害到对方,可是现在他不确定是不是还要继续这样下去了,只知道她见一面楚慈他就不淡定了。

这个吻从厨房一直吻到客厅的沙发……

许久许久以后,他终于放过她。

楚颜的下巴搁在他的肩上:“一会儿你自己去下一碗面,我不会无条件纵容你。”

白荀浅浅地吻了她一下,恢复了以往的神气:“行,反正好处已经拿到了。”

他起身,去了一趟浴室。

楚颜整了下衣服,他出来后就去厨房把火关了。

面自然是糊了。

他倒掉自己又重新地下了一碗,还给她做了个漂亮的水果拼盘,楚颜有些惊讶。

他的拼盘做得是真的好。

白荀挺得意的,一边吃面一边说:“我以后可是要当家庭妇男的男人。”

楚颜就笑。

不过她想想,也不错。

等他吃完了她洗了碗,一起坐着看电视时,白荀忽然就从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出来,楚颜挺意外的,拿起来一看就更意外了。

是一本存折。

这年头其实很少人用这个了,白荀古板得像是小老头。

白荀靠在沙发上有些懒洋洋地说:“懒得打理,有钱就直接存了。”

他仰头看看她,而后说:“这是我全部的老婆本,收好了。”

楚颜看了下,有三亿多,他这个流量这么多的积蓄大概是他全部了。

全给了她。

“怎么,不敢要?”白荀捏她的脸,“不是说好结婚的吗?”

他又说:“我反正是不打算再花心思再找个女人谈恋爱了,而且找个愿意洗碗的女生好像挺不容易的。”

楚颜轻哼:“你是什么毛病啊!”

白荀抱住她的腿,枕着,一边看电视一边就挺随意地说:“其实我没有太多的理想,进娱乐圈就只是因为小姑娘喜欢,还有就是挣钱,两样目的达到了现在让我退出我也无所谓。”

他说得有些兴致来了,大掌有些不规矩地放在她的腰上,“咱们弄出个孩子来,我就在家里养胎吧?”

楚颜;……

她表情有些一言难尽。

他们都没有到那一步,哪里来的孩子?

可是她看着他一脸要试一试的表情,心里想着还是算了,不刺激他了……

这晚,仍是安全度过,好像谁也没有冲动撕破最后一层。

又或者,她在等他,他又在等她的决定。

*

另一边,楚慈站在餐厅门口,看着楚颜开了车离开。

他看见白荀了。

白荀的身体不好他是知道的,但是他想不到白荀来接楚颜,最后开车的会是楚颜,但是好像他们都习惯了一样。

楚慈皱了眉,总觉得事情有些不简单。

他静静地看着,过了一会儿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:“帮我查一下白荀前两年去英国治病中间发生了什么事,他的骨髓是谁捐的!还有他为什么要进娱乐圈。”

电话打完,他挂上又一个人在车上坐了很久,抽了大概一包烟的功会。那边的电话终于打过来了。

楚慈接了起来。

那边的声音没有感情:“白荀到英国进行了一项骨髓移植,捐献者是楚颜,中国籍。”

楚慈闭了闭眼,手握紧了。

果然是他猜的那样。

一会儿,那边的人犹豫了一下才说:“四年前白荀进娱乐圈,目的是泡妞。”

楚慈骂了句脏话,随即问:“他有谈过女朋友吗?”

那人道:“没有。楚颜是他的初恋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楚慈挂上电话,长长地吐出一口气。

他心中大概猜出来了。

白荀进娱乐圈是为了楚颜,他生病楚颜和他匹配……是真的匹配吗?

这中间白荀有没有用手段?

楚慈的心中十分愤怒,他又抽了几根烟平熄了一下才开车回去,不是回大宅而是回了以前他和楚颜一起住过的公寓。

那里,还在,这些年一直有人在打扫。

曾经,被他母亲卖掉,他又想几经周折买了回来。

他回到公寓,脱了外套躺在沙发上,什么也不想做只想静静地躺着……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楚夫人打了电话过来,声音很温和:“楚慈你今晚不是说回来的吗?”

楚慈心情不好,极淡地说:“加班太迟了。”

楚夫人很是体贴:“别太累了。”

她又说:“明晚不能迟到,你爸爸十年一个生日,再说颜颜不是要回来吗?到时咱们家里好好聚聚。”

她这么温和,楚慈是不信的,这些年来他见惯了她的歇斯底里和对楚颜的恨意,这会儿突然这样他还真的觉得……意外。

楚慈低语:“妈,她有男朋友了,有些事情不要再提了,对我对她都好。”

他声音近乎是请求,楚夫人轻轻笑着:“楚慈你以为我要对她怎么样吗?我没有啊,她有男朋友了,我这个妈妈好歹要过问一下,比如说准备一下陪嫁……好歹是我们家里养大的,嫁人不能无声息的,那会让人笑话的。”

楚慈的心忽然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。

他终于明白,他母亲不是一时兴起也不是发病,她是很聪明地抓住白荀这个人要把楚颜飞快地嫁出去……好让他死了这条心。

他心凉如水。

他想说什么,楚夫人却又笑笑:“你现在在你的那间小公寓吧,妈妈知道你买了回来,你心里一直放不下你妹妹,现在她回来了我们能为她做点儿事情了是不是?”

楚慈闭了闭眼。

他毛骨怂然。

片刻,他的声音沙哑得不像话,很低很沉:“妈,你倒底什么时候才肯放过我,放过楚颜?”

楚夫人惊讶:“楚慈,妈妈都是为了你们好。过去我不喜欢颜颜,现在我想明白了愿意对她好了,你怎么还不高兴?你是不是还要我像过去一样对她?你是不是还要她回英国你才高兴?”

楚慈全身冰冷。

他坐在那里,过了好久,才哑声开口:“好。明天,我问问她是不是准备结婚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