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阴影(1 / 1)

急雨叩门声。

风吹的雨水有些凌乱,厚重木门被敲响。

咄咄敲门声不重但很清晰。

忽然而至的疾风骤雨让园内众人意外,紧随而来的响声莫名让人扣紧心弦。

短短片刻,院里低洼已经积水,雨滴落水激起一个个转瞬即逝的气泡,空气中弥漫着压抑,仿佛门外是滔天灭世洪水,太过压迫以至于心跳加速面色微红,所有一切只发生在短短一瞬。

嘎吱~

横在院门上的门闩划动,不快不慢缓缓被挪开。

当门推开一刹那,风雨忽然静止……

凉风卷起来的枯草定在半空,密密麻麻小水珠亦定格,漫天雨滴仿佛时间停滞,院里无论难民还是修士都动弹不得,并非不想动而是浑身僵硬,尤其高举斧头的锦衣大汉所受压力最甚,完全僵住。

门开了,一个纤瘦白裙女孩擎伞跨过门槛,丹凤眸让人过目不忘。

白雨珺觉得门槛略高。

须得提裙角才能跨过去,白色精美纸伞离开门亭进入雨中,撞开定格的密密麻麻水珠雨滴,走得很慢。

雷声暂歇,安静到极点。

敲门是因为礼貌,但这礼貌可不是对院里众人。

“……”

无论修士难民,皆眼睁睁看着女孩慢悠悠从人群中间走过。

拉车的妖马战战兢兢,马车纹丝不动,车内的人没现身,看似有高人风范稳重沉静实则瘫在里面,即使想下车也做不到。

路过高举斧头汉子身旁,来到屋檐下。

放下纸伞熟练收拢,甩甩水。

轰隆隆雷响。

定格的雨滴终于落地急雨哗哗响,一切恢复正常。

锦衣汉子双膝一软重重跪地,面色骇然惶恐,有一种他从未感受过的嗜血凶残威压震慑身躯和灵魂,提不起任何反抗心思,过度恐惧双眼圆睁导致眼睛里不断充血,心嘭嘭跳快要跳出嗓子眼。

受龙威余波殃及,院里众人纷纷跌倒下跪,妖马瘫到口吐白沫。

唯一例外可能就是马车里的人依旧毫无动静,纯粹被吓得出不来而已。

仅仅片刻,锦衣大汉吐血倒地。

仿佛被大山压住的感觉减弱,终于能动弹喘息。

“可惜了,治好也废了。”

之前以他人为蝼蚁,转眼也变成蝼蚁,人生总是充满事故。

瘦老头暗道不妙轻轻贴近马车。

“少主……”

马车里没动静,先前俯视蝼蚁的威风不再。

身受重伤躺墙角的把头壮汉茫然,事情变化太快完全看不懂,看看门外,他发现一个问题,庙门外很安静,奇怪外面那些地狱恶鬼哪里去了……

白雨珺没搭理任何人,收起纸伞,在台阶锋利边缘刮刮鞋底泥巴。

很仔细看看确认泥土刮干净,点点头抬脚准备跨过门槛。

精瘦老修士忽然向前一步。

双手作揖。

白雨珺脚步一顿,回头,双眸冷漠注视老头,虽然是个仙人,在某白眼里他们与难民基本无任何区别。

老头压下恐惧强装镇定开口。

“前辈,之前我等有眼无珠多有冒犯,还请高抬贵手。”

疯道士强忍呵骂,之前低声下气求他们高抬贵手,转眼就变成他们说出同样的话,讽刺来得太快,报应!全都是报应!

伏地吐血大汉求生欲爆发。

然而,某白龙行为举止与其他人不同,越劝说越容易起反作用。

龙威一震,生生震碎魂魄。

堂堂高手连兵器也举不起来就被龙威震慑而死。

马车周围那些护卫们又惊又怒,不知龙威为何物,只以为对方用某种秘术杀死同伙,感觉被打脸的老头脸颊抽搐,顶着龙威挣扎拱手作揖。

“前辈,请……饶命。”

修仙人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,能活着没谁愿意死,无谓死去才最悲哀。

雨渐渐小了,短短片刻仿佛过了半年。

近乎凝固的血液终于开始流淌,剧烈呼吸逐渐平复。

再抬头,白衣女孩走进庙里。

庙里有点暗。

撑开纸伞,松手,纸伞徐徐旋转悬浮,洁白荧光照亮石壁。

“原来是龙庙……”

呼~轻轻吹口气,轻风抚过地面和案桌,掀起灰尘,轻风将灰尘聚拢并带出窗外,同时刮掉漫长岁月人类改造痕迹,露出最原始古老神庙原貌。

正殿后墙乃一块巨大完整石壁,雕刻技艺精湛,感觉差了点什么……

瞅瞅四周,发现几盏灯台。

从宝库里翻出一桶顶级灯油,小心翼翼倒进灯盏。

啪~

打个响指,屋内所有石制灯台全部点亮。

烛台位置不同,当火苗摇曳而起,石壁表面凹凸雕刻痕迹阴影明显,更具立体感,石壁时隔万万年再次重现当年画面,立体而生动。

“看着像是帝皇出巡。”

大略扫一眼,典型帝皇出巡图,帝皇帝后并立宏伟高大,精雕细琢格外用心,十分熟悉的两个身影,至于其余随从诸神则线条简单且小许多,脚踏祥云头顶星斗,巡视山河与四方沧海,神韵十足。

对着雕刻默默站立,许久,弯腰祭拜。

好像,很久没看见她了……

恍惚了一会儿,想起来到此地另有原因,要找一个秘密,但壁画已经完整呈现。

总觉得不止于此,应该有更深层次东西隐藏,直觉,纯粹直觉。

仔细搜索一番没有发现,懒得搭理院里那些人直接走到后院,循着水汽站在古井跟前。

看见雾气小龙并不意外。

此地为龙庙当然会有少许龙气滋生,出现异象很正常。

走到井沿跟前,手指慢慢拂过游龙浮雕。

水井倒影天空和一个女孩,也许是水井奇特,竟然能倒映被隐藏的龙角,白雨珺不由得怀疑秘密是否在井底。

探身弯腰,压着井沿探身伸手捞井水,抓起一捧清凉泉水,伸小舌头尝了尝味道。

有海汽,井底暗河应该连接某处海域。

远古修庙没必要将秘密藏在可能万里之遥的深海。

白雨珺觉得秘密仍在庙里。

真实之眼扫视什么也看不到,只有两种可能,要么法术太强看不透,要么压根没使用法术属于平凡手段,既然莫名其妙循着感应而来绝对有重要秘密。

甩甩手直起腰,扭头看看浮在身旁的纸伞,纸伞转半圈又转回来,茫然……

白色精美纸伞仍旧绽放荧光,照亮井沿浮雕游龙仿佛活过来。

这光影……

白雨珺眼睛一亮,瞬间原地消失!

再出现已在庙宇正殿内,四处察看,找到一处断裂损毁的青石灯台。

“找到了!就是这里!”

捡起碎块小心翼翼组合,倒油,点亮。

殿内光源发生变化,石壁阴影亦有所改动。

再看石壁,两位皇者目光扫视石壁左下角位置,角落石壁上阴影变化之后与浮雕构建截然不同画面,没使用任何法术,纯粹依靠浮雕光线和阴影组成!

最简单亦最难以勘破的隐藏方式……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